“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德哈】4点12分发生了什么?

4点12分发生了什么?


角色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不知道哪条时间线,bug一大堆,适度考究,看的开心。




插图: @杨陆诚 



-

12:20 A.M.

霍格沃茨的大厅里,午餐时间正接近尾声。


哈利咽下了最后一口鱼排,这表示着他完成了自己的午饭。他已经刻意吃得很慢了,罗恩跟赫敏在十分钟前被他执意赶走,理由是哈利十分乐意给自己的好友们多一些二人时间。情侣们很开心地接受了这个提议,但旋即又担心起哈利是不是生气了——自从他们在一起以来,哈利就经常主动地给二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这使赫敏心里总是有些慌,她怕哈利是觉得被冷落了。毕竟从大家的角度看来,曾经的“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现在已经变成了“模范情侣和救世主波特”。而让罗恩十分苦恼的是,赫敏会时不时地想起被他们丢下的哈利——尤其是在他们偷偷摸摸溜进空教室准备接吻的时候——以帕西的袜子起誓,他根本不想在快亲到赫敏的时候又突然听见“我们把哈利留在图书馆了!”这种话!


但实际上,哈利总是知道自己的朋友们是干什么去了。他在五年级时跟张秋在一起过一段时间,所以他完全理解罗恩跟赫敏的做法,而且他根本不觉得难过。一方面,他是真心想给他们更多的单独空间,因为赫敏总像个妈妈一样担心他的感受,罗恩则表现得既尴尬又无奈;而另一方面——


一只纸鹤从餐桌的另一端飞了过来,它绕过盛着土豆沙拉的盘子,然后落到了哈利的面前。哈利挑了挑眉毛。


——另一方面,救世主也是需要私人时间的。


1:45 P.M.

六年级的学生们刚结束占卜课。潘西·帕金森抱着一大叠书本,小心翼翼地顺着梯子往下爬。


潘西不怎么喜欢占卜课,或者可以说这是她最后悔选的一门课。不说特里劳尼那个老女人不厌其烦地对波特做出的死亡预言,光是每节课都得和格兰芬多同上就让她觉得不舒服。潘西不在乎救世主到底会在月中还是月末死于恶犬还是火龙,她选这门课的唯一目的就是想用水晶球找到自己的秘密追求者(或者是追求者们),而不是整节课看那个穿得像个小精灵一样的老女人用夸张的语调怪叫。


这种烦躁的感觉在每节占卜课结束后都会出现,尤其是她和布雷斯还得一直等某个慢吞吞的家伙下来时,潘西更会觉得烦。格兰芬多的学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可活板门依旧还是没有打开——该死,他不会是在里面跟那个老女人亲热吧?——她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但这个时间上究竟还能有谁在教室?潘西等得有些不耐烦起来,她看到布雷斯正在很努力地从更枯燥的课本里挖取笑料来打发时间…这时候,活板门终于动了。那里面先伸出一双看起来就特贵的皮鞋,再是斯莱特林的校袍,最后,一整个德拉科·马尔福愉快地落到了她的面前。他看上去心情很不错,这让潘西忍不住怀疑他留在教室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们这次等了你十分钟。”潘西有些咬牙切齿。


“那么我下次努力注意点时间,或者你们干脆直接先走。”德拉科漫不经心地回应,他正拍着他袍子上的灰尘。


“我以为我们是…”


“我是在给你跟布雷斯更多机会去交流感情,你应该感谢我,帕金森。”


“这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潘西依然对德拉科的回答感到可疑,但后者已经卷着袍子先一步离开了。于是潘西懊恼地骂了一声,拽过布雷斯,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2:15 P.M.

下午的这个时间段,罗恩·韦斯莱没有课,而他的女朋友得去上古代如尼文研究,于是他和哈利约好一起去图书馆学习。早上的魔法史课上,宾斯教授布置了一英尺半羊皮纸的关于“魔法生物与巫师混血起源”的论文,如果顺利的话,那今天下午他就能完成查找资料的步骤。


罗恩挑选完参考书后,哈利已经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前写着什么了。罗恩推测哈利可能是提早来写宾斯教授的论文,可要真是如此,那哈利的速度也太快了点——他们距离上一堂课结束还不到半小时!而且他并不记得哈利何时对魔法史产生过这么大的兴趣。


他有些困惑地把羊皮纸和书本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拉出哈利对面的那张椅子,坐了下来。罗恩的那叠参考书高得遮住了整个哈利·波特,所以现在只能听到哈利的羽毛笔在纸面上划过产生的“沙沙”声,罗恩甚至连哈利的头发都看不到。这对于打算认真看书的自己来说是件好事,罗恩想到,至少这样他就不会有想和哈利聊天开小差的念头了。


罗恩摊开一本《魔法生物解密》,开始细心的研读起它的目录来,而哈利的写字声依旧没有停下,那传来的声音听起来有耐心极了,就像正在投入地解释着一长段文献——罗恩有些怀疑哈利是不是吃错药了,先不说突然对魔法史的作业如此上心;刚刚自己坐下的时候,哈利连招呼都没有向他打过!罗恩盯着目录中的那行“媚娃定居点的转移历史”,觉得哈利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突然,那沙沙声就戛然而止了,快的就像是火弩箭的急转弯一样。罗恩把他的红头发从“她们最早在北欧被发现”这句话里拔起,再从书堆的一侧探出脑袋。他看到哈利放下了羽毛笔,正抓着一张被对折过的白纸。


“你写完了?”罗恩有些难以置信地问。


“嗯?什么?”哈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警觉。


罗恩指着哈利手上的那张纸:“宾斯教授的作业,你不会写在这个上面了吧?兄弟,他要求的可是一英尺半的羊皮纸。”


哈利的表情一瞬间放松了下来,然后他笑着回答:“当然不是!你也知道魔法史让我头痛,不到最后一天我绝不会对论文下手的。”


哈利在说完话后就离开了,而罗恩完全不能继续往下研究北欧的媚娃们,那张纸里的内容真的是太令他好奇了。哈利没有把作业搬走,这说明他一会儿还得回来,也许那时候自己可以刨根问底一番。罗恩这么想着,然后他再次迫使自己去看书里那些长得让他头晕的句子。


2:30 P.M.

魁地奇队员派金妮去找他们的队长哈利·波特。今天下午队员们都有时间进行训练,哈利的通知却迟迟没有下来,这本就不像是波特队长的作风,而且他们十一月的第一场得跟斯莱特林打,这更让哈利没理由不安排训练。安吉丽娜猜测哈利应该是和罗恩在一块儿,缺少门将和找球手的训练完全没有意义,于是韦斯莱小姑娘被光荣地派去寻找她的哥哥们。


金妮有些郁闷,因为她是想偷懒的那群人中的一个,弗雷德和乔治甚至在她离开休息室时还对她使劲地眨眼。金妮翻了个白眼,天知道她自己也有多么想找不到哈利,何况她才刚与男朋友商量好了一次约会,所以梅林保佑,她最好别碰上他们的队长。


然而在下一刻,金妮就便看见了在走廊另一端经过的哈利。她懊恼地在心里悲叹了一声,想着要不然干脆当没看见算了。但是这时候,当金妮还在与诚实做心理斗争的时候,反倒是哈利看见了她。金妮能发誓,那声“金妮”是她今天下午最不想听到的话。


“金妮!”哈利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是队员们让你来找我的?”


金妮现在有些尴尬得失语,若是双胞胎在这儿,他们一定能天花乱坠地乱说一通,然后把哈利绕得忘掉还有魁地奇训练这件事。但金妮从小就不擅长隐瞒事情,于是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个约会和亲吻的美梦也同时在她脑海里绝望地消失了,只剩下汗臭味。


“额…”哈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困窘,而金妮并没有预料到他会以这种语气重新开口,“我才想起来你们今天下午是有一大批的休息时间的,而我该死的脑袋把这件事忘了个精光,我也什么计划都没准备…总之,训练取消,我本来是想去休息室告诉你们的,正好,现在你能去帮我通知了。”


金妮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开什么玩笑,哈利·波特取消了训练!还是在本赛季第一场是对战斯莱特林的情况下,取消了训练!


“现在还早,你们完全有时间去做些别的事,下次训练我会再另外通知…嗯?”哈利说完后,对金妮发出了一个用于询问许可的声音,这让金妮感觉更不真实了。但无论如何——为了防止他反悔——金妮必须立刻做出反应:


“是的!我会把话带到的!”她大声地回答到,然后在哈利与她道别后,根本掩饰不住脸上的激动了。她想立刻就飞到塔楼告诉队员们这件事,弗雷德和乔治说不定还会兴奋得放烟花呢!


2:45 P.M.

赫敏·格兰杰从古代如尼文的教室里走了出来,她结束了今天自己课表上的最后一门课,带着二十页的翻译练习准备前去图书馆与罗恩和哈利会合。占卜课结束后,她就急忙赶回城堡的三楼。这两堂课的教室距离实在太远,赫敏几乎是在特里劳尼开始宣布下课时,就掀开了活板门跑了出去,但即便如此她也差点迟到。赫敏觉得自己的选课实在是有点问题,或许她得找个时间和麦格教授谈一谈。好在学期才刚开始,她完全可以重新选课。


哈利和罗恩应该正在写早上宾斯教授留的论文,这份作业他们得在下星期一前搞定。赫敏觉得自己得赶紧点儿了,她也许还能在闭馆前把她需要的资料找全,她会需要很多书,虽然宾斯教授只要求一英尺半,但赫敏知道自己总是能写到三英尺的。


等待楼梯交换位置的时候,她听到楼下传来了一阵吵闹声,赫敏从栏杆上望过去,发现下面是一群斯莱特林。赫敏皱皱眉头,她对斯莱特的印象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好,尤其是对某个爱好用恶毒词语来攻击她的同级生,她简直是讨厌到了极点。而当赫敏看到人群中那个格外亮眼的淡金色脑袋时,她是真的有点想往回走了。


上来的人是一群斯莱特林的六年级,他们大约是在去上课的路上,马尔福照例非常招摇地走在最前面,他的表情和姿态让赫敏无法抑制住“冲上去给他一拳”这个想法。她厌烦地哼了一声,慢慢地退回到原来的那架楼梯上,斯莱特林们则是选择了另外一架楼梯。当她的那架楼梯交叉着越过另一架时,赫敏注意到马尔福的右手一直插在校袍的兜里,看上去是抓着什么东西。


赫敏不可避免地对此感到怀疑,于是她盯着那个鼓起的口袋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楼梯接到了二楼的扶手时,她才放弃了对那个物品的疯狂猜测,加快步子往图书馆走。


3:50 P.M.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六年级的学生们成群结队地走进了石门。德拉科·马尔福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们这群人刚结束黑魔法防御课,而潘西和布雷斯紧跟在他的后面。黑魔法防御是今天课表上的最后一项,这意味着在从现在到晚饭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是相对自由的。


德拉科在他专坐的那张沙发前停了下来,通常情况下,他接下来的动作应该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滔滔不绝今天发生的一些琐事。但今天的德拉科一点也不“通常情况”,从他一整个白天的表现来看,他是绝不会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滔滔不绝上一大堆关于波特的烦人琐事的。


他用牛津鞋的后跟压住大理石地板,转过来面对两位表情奇怪的友人,用一种通告的语气说道:


“我要出去一趟。去大厅的时候不用刻意等我。”


“到底是什么事让小龙宝宝冷落朋友?”潘西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她这股脾气已经在心里憋了整整一天。


德拉科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你再敢那么叫我?”


“那就——到底是什么事让马尔福少爷冷落朋友?”潘西的语气依旧没有缓和太多,她真的是为德拉科在朋友面前遮遮掩掩的举动很不快。


“打住。”德拉科看出潘西一副要打机关枪的阵势,而目前没剩下多少时间给他用来跟潘西磨叽,于是他不得已地将语气放缓了些,“你没必要因为我的私事而生气,不对吗?”


“重点是在‘冷落朋友’上,德拉科!”


德拉科向现在完全敢下定论:潘西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他揉了揉鼻梁,继续说:“我以为你会对我有了个约会对象一事感到开心,毕竟你在我耳边叽叽喳喳了那么久。”


潘西的表情在德拉科话音刚落下的一瞬间彻底变样了。她先是极为震惊地对着德拉科目瞪口呆了好一会,接着用她能发出的最高音尖叫:


“我完全——没有想到!”


德拉科才刚刚模糊着告诉潘西自己的小秘密,但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4:00 P.M.

卢娜·洛夫古德在下午的最后一堂课后,打算前去黑湖旁边寻找夕照甲虫。她的父亲在昨天的来信中提到了这种只会在黄昏前后的湖边出现的生物,而她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正好在黄昏左右结束。于是她将课本放回寝室后,独自一人离开了休息室。


从拉文克劳的休息室到正门的距离不算太短,卢娜到现在为止已经和五十二幅画像打过招呼了,但大多数画像的反应都不怎么友好,当卢娜兴奋地向他们问好时,那些角色被吓得要不是从椅子上掉下来,要不就是摔了个跟头。只有一位和蔼的妇人对她微笑,然后告诉卢娜现在正是画像们的午睡时间。


“一直到四点的午睡?”卢娜吃惊地问道,她不知道原来画像们这么爱睡觉。


隔壁一幅画像上的骑士张开了嘴,他僵硬得像锈铁一样的声音说道:“小姑娘,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睡觉更能打发时间了。”


哦,好吧。卢娜耸了耸肩,然后凑过身子往楼梯边缘看去——她现在快走到一楼了。


卢娜是在这时看到那个偷偷摸摸的家伙的。而且从他校袍的颜色来看,那个人是个斯莱特林,卢娜认识他,但她想不通为什么在这个时间会在这儿见到他,从他的神情和动作来看,他明显是在防范被其他人看到。


那人小心张望了一会儿后,在三年级的魔咒教室前停下了脚步。他不是三年级的学生,没有任何理由在放学后来到这间空教室。但卢娜不想去纠结这个,她还要赶着去湖边找夕照甲虫,于是她只是在柱子后躲了一会儿,等那名斯莱特林关上教室门之后,又继续往黑湖的方向走去。


4:10 P.M.

临近晚饭时间,科林·克里维正抱着相机从魁地奇球场往回走。他本想在下午格兰芬多球队训练的时候拍一些哈利的照片,可救世主今天罕见地取消了训练。科林有些失望,他最近刚给相机换了全新的星辰301镜头,《预言家日报》上说,它的清晰度是“史无前例”的。


科林走进城堡的大门,走廊上没什么学生,这时候大家应该都待在公共休息室。或许哈利只是懒得去训练——毕竟他是整个霍格沃茨最优秀的找球手,偷懒是情有可原的——科林想到,他可能正在跟罗恩和金妮一起玩噼啪爆炸。无论哈利·波特在哪里干什么,科林都得赶紧回到塔楼了,在吃饭前他得放好自己的相机,那个镜头花了他差不多两个月的生活费……


他突然停住了。


一个急刹车,手里的相机差点做起了抛物线运动。


科林在转弯时碰上了费尔奇的那只猫,诺里斯夫人,而那只猫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他们之间并没有其他人,科林只是恰好转了个弯,诺里斯夫人没有理由怀疑他犯事,但是那双在空无一人走廊上格外吓人的黄色猫眼就是正对着他。这让科林毛骨悚然,他努力地咽下一口唾沫,然后尝试着往旁边移动一些——他希望诺里斯夫人只是跟他不小心对上了视线,而不是有什么只有猫才能看到的幽灵横在他们中间——但诺里斯夫人就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继续用警惕的眼神盯着那块空地。


科林嘶了一声,周围的空气仿佛在这诡异的情景下迅速变冷,他甚至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有些发软的双腿。但好奇心驱使他在逃跑前用相机镜头对准了那个惊悚的方向,然后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



4:12 P.M.

在确认科林离开之后,哈利悄悄地拉开空教室的门。


他还没有完全从差点被发现的惊慌中缓过神来,当教室门完全合上的一刻,他一把抓掉了隐身衣,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畅快地大口呼吸。他该想到诺里斯夫人会感觉得到他的,该死,只希望科林能收起他格兰芬多的好奇心…哈利在思考片刻之后,拿出魔杖对门锁施了个强力的粘合咒,至于静音咒,他相信应该有人做过了——


“圣人波特连约会也迟到?”哈利的身后传来一阵刻薄的尖声,那人甚至还用鼻息使劲地哼了一声。


哈利觉得头大,他已经尽量快一些赶过来了,而且比起他迟到这件事——“你就一定要连时间都定的这么奇怪?四点十二分?整数是跟你有什么仇?”


“今天轮到我定时间,所以你无权过问,疤头。”那个声音放大了一些,哈利能听出那人在接近他,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回击:


“你定的时间让我们只剩下二十分钟不到,蠢货。”


“谁说我们一定要吃晚饭?”那声音最后在他的耳边说到,当那股带着笑意的热气滑过他的耳廓时,哈利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已经乱成了黑湖底下的水草。


然后他的手腕被猛地扯过,哈利在昏暗的教室中看到有些黯淡的金黄,紧接着,他得到了一个有力又绵长的吻。


6:15 P.M.

罗恩跟赫敏略显疲惫地穿过画像,回到了休息室。当他们看到安静地坐在火炉面前的哈利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尖叫:


“哈利!”


“我们整个晚餐时间都在找你!”


“就连海格的小屋也去过了,你到底去哪儿了?”


救世主尴尬地接受着好友们疯狂的提问攻击,而他现在倒是有一个想法:



他可再也不要那什么见鬼的私人时间了,去他妈的吧。

 

END

评论 ( 36 )
热度 ( 638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