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虎锅】“失业人员”

“失业人员”


Xiaohu/Mlxg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一个发生在虚构未来宇宙中的故事。

和之光的《水平线·三零四一》是同一个背景,她写的正文我写的主线无关小故事。虎锅狗腿四个人是认识的,大家可以看看之光的文然后吃一吃我们美味的康7(喂

给各位冷坑战友写点东西庆祝下天台过好年,顺便满足我对锅老师的许多可爱幻想……

-

 

新历3037年,政府通过了关于改造人体、提升特定机能、并将此部分异能人作为国家暴力工具使用的提案。

 

现在是新历3041年。

在那项足以使人类发展史进入新纪元的提案被公布的四年间,政府将异能人的数量控制在三位数,其中确认可参与任务执行的有297名。

各国都逐渐就管理异能人而确立了完整的规则体系,一些国家甚至建造出围绕异能人运作的组织机构。

 

 

 

刘世宇被“革职”了。

 

事实上,用这个动词来形容刘世宇目前的工作状况是不大正确的,李元浩也几次在他抱怨时开口提醒过,说刘世宇你别老把自己形容得这么悲催,但刘世宇仍逢人就玩笑式地哭嚎一声,然后再接一句“兄弟啊,我麻辣叉鸡真的好惨啊”。

他的搭档兼室友李元浩一回到公寓要听刘世宇在隔壁屋子里喊,耳朵都快给摩出茧子了。而五组的田野则是除李元浩外的第二受害者。因为两者能力互通方便,某个在家里快闲得发霉的家伙,就经常在工作时间来意识海里打扰他,以至于田野这两天在审阅文件时出错了十次。

除了上下班时间就基本不出办公室的田野,几天前破例跑到一组约李元浩下班去吃饭,两个人当天晚上碰面一聊,痛吃五十根竹签烤串后得出结论:刘世宇是真的要闲疯了。

 

其实刘世宇本来是没有那么闲的,特别行动科一组内勤人员的身份加上他试用性范围极广的能力,也曾让刘世宇忙起来三天睡觉没超过五小时过。

现在的刘世宇瘫在旋转椅上,莫名其妙地开始怀念那段自己睡眠严重不足的时期——甚至还会时不时地在饭桌上提起,结果李元浩听了,拿着筷子的右手抖了一抖,把刚夹起来的红烧肉掉进盘里,溅了盘子外一圈的汤汁。

“我当初硬是在几百兆的网络数据里把那人的行动路径找出来了……”刘世宇边嚼米饭边说,嘴巴是一刻都没停过。“哎李元浩你就说牛不牛逼吧。”

李元浩敷衍地点点头。

“明明是个特别行动科,怎么那种紧急任务后来也没几件了呀。是不是田野那个人针对我,把一组的任务全划给二组去了……”

李元浩往嘴巴里塞了根花菜,边嚼边在心里念叨:后来明明是你这个人和领导顶嘴了,风哥罚你降职去管交通枢纽和优化网络环境。

“哇说到这个就很气啊——那天我盯了五个小时的主干道线路,凭什么连放松一下煮碗螺蛳粉都不行啊。李元浩你说是不是有人想跟我作对,在那个时间里搞那么多车出来,弄得我前几天设置的红绿灯时间间隔全错了,然后就他妈交通瘫痪了……这能怪我吗!怪螺蛳粉去啊!”

“刘世宇,你说话注意点。”

“傻逼组织浪费人才,人才要在家里呆出病了,啊!气死我了!”

“素质……”

李元浩在今天的晚饭时间,感到自己头很大。

 

失业人员刘世宇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给革职了,但却从来没提起过他为什么会闲在家里。而这个略有些好笑的原因大概也只有李元浩一个人知道,毕竟因为煮螺蛳粉而忘切换信号灯颜色导致大型交通堵塞,这种被罚的理由给知道了,是个人都会笑上半分钟。

 

刘世宇的能力有一个很酷的名字,叫做天眼——顾名思义,这人的能力使他能够看到很多东西;而具体解释就是,一度被研究部门认为是BUG级别的侦查能力“天眼”,它的拥有者可以通过接触任何链接到互联网的物件,完美获知并分析网络信息。

所以忙起来的刘世宇,可以对着几百个电子屏观测数据,可一闲下来也就是个效率比较高的网警罢了。更别提他现在连网警都做不了,每天能做的事情也就是查查李元浩的通讯邮箱,试着和田野在意识海里通个话打扰他,又或者是呼叫平日里都和自己一样闲的柯昌宇——但在四次呼叫失败后,却是向人杰接通了应答,告诉他柯昌宇最近在实验室里研究药品样本,还叫刘世宇最近这几天别来打扰了。

 

被上级惩罚暂时停职的第八天,刘世宇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找点事情干,复职后的能力评估至少会掉两个档次。

于是刘世宇单方面决定让李元浩外出时打开通讯器,并强行要求对方不能在任务执行过程中关掉耳麦。

“放心,我不打扰你的,我就随便看看。太久没用能力,我有点怕它退化。”

李元浩半信半疑地同意了。

然后——

“天哦,你怎么连房屋坍塌事件也要去管,这不都是十组后部门的任务吗?”

刘世宇咬着吸管,嘬了一大口百事,差点把自己给呛到。透过通讯耳麦和周遭摄像头的链接,李元浩位置周围的图像浮现在他的的眼镜前,那里正是晨间新闻刚报道过的那处示威袭击的地点——罪犯团伙之间的火拼导致郊区的一座工厂被炸毁了。

“我昨天还帮人找了走丢的家猫。”李元浩咬着牙齿,用力把一块钢筋扛在肩膀上,支起了一个空隙好让救援队进入坍塌物。他讲话的时候喘着气,听着耳麦对面正悠闲地喝着可乐的刘世宇,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发干。

“不应该呀李元浩——”刘世宇使劲吸空了易拉罐里的最后几滴可乐,然后挺直了背,不再是瘫在躺椅上的姿势了。“二组那群逼最近还天天跑反黑任务呢,你怎么沦落到社区民警的职位了。”

李元浩听完稍顿了一下,仔细想想觉得刘世宇刚才说的这句话有点问题。“等下,你怎么又知道二组的人最近在干嘛了??”

“这……好久没连接到外部网络了,刚连你周围摄像头的时候顺便查了远一点的信息代码,查一查就发现二组在干什么了呗。”刘世宇坦白道。

李元浩擦了把脸上刚给沾上的灰尘,觉得自己太阳穴有点疼:“你连二组的事情都知道,然后居然不知道搭档内一人停职,另一人也无法接原来等级任务的吗?”——说得直白点,就是刘世宇的暂时停职,使得其搭档李元浩也没法正常工作。

导致一组的第二位闲人李元浩,只能给同事叫去帮忙。这就有点类似于向人杰在柯昌宇还没苏醒的那段时间,一会儿给五组喊去取个证物,一会儿给四组喊去整理个文件一样。

意识到这一点的刘世宇突然间就不说话了,然后通讯器内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的沉默,只有滋滋的电流声不断敲击着李元浩的耳膜。李元浩一想,坏了,刘世宇这家伙不会开始自责起来了吧。

“不过没事,反正我和你能力属性不一样,出去帮点忙还能有感谢费赚。不拿白不拿嘛,有钱还可以多吃几顿夜宵。”最后还是李元浩率先开口,用有些僵硬的安慰试图缓解气氛。

“我他妈以后不吃螺蛳粉了,靠。”刘世宇紧接着蹦出来这么一句话,这让李元浩听得有些懵。

“又关螺蛳粉什么事了?”

“害老子停职啊。”

 

不过谢天谢地,刘世宇的停职处分也只被上级安排了十天。

田野在某天起床后,发现自己的讯息收件箱里多了一条李元浩发来的消息;柯昌宇则在结束强行给自己安排的、为期五天的额外研究后,走出了实验室,发现向人杰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子屏。

读完那条讯息后,三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TO MEIKO/CONDI/957

香锅的停职处分到期了,他今天早上就能跟我一起回办公室了。

危机解除。

 

FROM XIAOHU

 

 

 

END!

*其实本文又名《闲人刘世宇能给大家带来多少困扰》XD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