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虎锅】真叫人头大

真叫人头大

 

Xiaohu/Mlxg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来试水虎锅了,ooc全是我的。时间线是最近的,故事是瞎编的。

本来是打算一直拖着的,但是最近非常丧,再不给自己吃点甜的就不行了。瞎讲一个故事安慰诸位,哎。

 (本来打算给之光当生日贺文,拖着拖着就忘了)

-

刚回到基地的简自豪发现,训练室里的气氛貌似有点不对劲。但说是不对劲,也只是某块角落的气压好像特别低。

现在刚好是晚饭时间,队员点的外卖陆续送到于是大家吃饭的时间都不一,导致座位上的队员都是稀稀拉拉的,连训练室正中央那张摆了双屏电脑的桌子前的帝王之位是也空着的。简自豪拎着从家里带来的美味锅巴走到自己那把蓝白色的椅子旁边,然后差点给吓得叫出声来——他原以为一边的位置上没坐人,毕竟从背后看也的确没看到人脑袋,但走近才发现是史森明整个人顺着椅背滑了下去,导致简自豪以为自己走过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只是半个史森明坐在椅子上这样的灵异画面。

“史森明你能不能坐直了啊!”简自豪踹了一脚史森明的电竞椅。

“哎?”史森明给震了一下,稍微把背往上抬了一些。“狗爷好,狗爷回来啦。我刚在想事情。”

“我看他们都在直播,你……不补直播时间的啊?”

“直播没意思,不想直播。”史森明对那两个字产生了本能的抗拒,大幅度地晃动脑袋。

简自豪“哦”了一声,然后突然想到了那件他从进训练室就觉得很奇怪的事——“史森明,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房间里特安静啊。”

“因为严君泽前几天太吵,所以嘴巴给风哥缝上了。”

简自豪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从进门开始就察觉到的异样,原来就只是少了Letme的背景音。

 

严君泽是个容易给身边人状态感染到自己情绪的人,这种感染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不敢大声说话——简单来说就是这人自带的BB机会在队友不开心时断电,具体来讲,就是现在坐在他身边的香锅心情貌似不太好,于是严君泽谨慎得并不敢大声说话。

基地一角的电脑屏幕上,纳尔此时怒气还差半截,却遭受到敌方上野无情的包夹,严君泽咬着嘴唇死命按着那个毫无意义的R键,最后还是光荣地成为黑白显示屏主播。他切屏出来一看,发现弹幕正在开玩笑说集资给主播买彩色显示器吧,严君泽刚想开口反驳,眼睛的余光瞟到了一边把键盘摁得噼啪作响的刘世宇,于是又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不能大声说话的严君泽,真的很苦恼。

 

不想直播的史森明瘫在椅子上,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苏汉伟发消息,噼里啪啦在聊天框里打了一长串字母又使劲按删除键。他把“我跟你讲”这个开头打出三次又给删掉三次,第四次时总算是发出去一行毫无意义的“在吗”。然后史森明开始咬嘴唇,一会儿觉得嘴巴给自己啃得有点疼,于是咬起了大拇指,边啃边想兮夜这个碧池为什么回消息这么慢。史森明的右脚都在地板上不耐烦地踩了十五下,那边显示在线的苏汉伟还是没理他。史森明心里急得难受,右手食指在鼠标的右键上狂按,按得坐在他旁边的简自豪吃锅巴的心情都没了。无辜的鼠标又被暴躁地按了十多下后,兮夜总算是发了一句“干嘛”回来,于是史森明的键盘又开始噼里啪啦地响起来。

林允儿啊:开直播没?

给钱谢谢:刚打完训练赛 准备开

给钱谢谢:你干嘛?

史森明抠着嘴角边上翘起来的皮,边在脑子里组织语言,想着该怎么和苏汉伟讲这件事比较好。最后还是觉得就别拐弯抹角了,只是在总算做出决定时激动过头,撕破了嘴唇上的一块地方。史森明疼得咧牙:“狗爷狗爷,帮我抽张纸巾——嘶,好痛!”

林允儿啊:先别开直播 跟你讲个事

给钱谢谢:?

林允儿啊:我怀疑 麻辣叉鸡和李元浩 那个

给钱谢谢:?

给钱谢谢:哪个

林允儿啊:gay

给钱谢谢:…

给钱谢谢:他不是经常gay

林允儿啊:这个gay不一样你个zz

给钱谢谢:?

给钱谢谢:s s m你骂你爹zz?

林允儿啊:…

林允儿啊:我不应该找你讲的 88

于是键盘的敲击声瞬间就在训练室的空气间消失了,只留下一个保持着和几分钟前一样瘫坐姿势的史森明。坐在一边的简自豪怀疑史森明今天给什么东西上身了,状态和行为都显得极其诡异。简自豪背后冒冷汗的同时警惕地吞下一口锅巴。然后他的眼前突然出现史森明的一只手,那只手非常用力地想要从桌上锅巴的包装袋里捞点什么,却无奈距离太远手长不够,最后只能僵直在两张桌子间的空气里。

一阵尴尬蔓延在简自豪和史森明之间,后者迟迟不把手缩回去,明显就是在等锅巴拥有者主动分食。

“……你吃吧。”

简自豪在僵持了十五秒后仍旧投降,于是史森明把那整只包装袋拣到了腿上,连着抓了四片锅巴就往嘴里丢。训练室的空气中弥漫起锅巴的气味和极响的“嘎嘣”声。

 

坐在角落开直播的李元浩觉得头痛,不是因为这把玩的塔莉垭已经空了五个岩突,也不是因为上把的佐伊七杀之后给螳螂的一个Q中断了超神之路,更不是因为下午训练赛走神了一小下导致自己差点给对手单杀——风哥下训后还单独找他谈话,问他最近是不是状态不好,李元浩皮着摇摇头说没有,相反地倒是最近手感很热,还推荐风哥去看他前几天光头法师1V3的天秀操作视频。

坐在他隔壁的刘世宇看上去很正常又和平常有点不太一样。中单选手偶尔也会往隔壁座人的电脑屏幕上瞄一眼,不过瞄到的东西基本也就是,隔壁那人操控着李青或者雷克赛或者瑟庄妮又或者嘉文四世在对面野区悠闲逛街刷野。李元浩想,这是蛮正常的,毕竟这人打比赛也是这种牛气哄哄的屌样,但他转头又觉得今天的刘世宇有点奇怪——于是李元浩开始左思右想,动脑筋的时候顺便也就忘了他本身就是在偷看刘世宇的屏幕,结果偷瞄的动作更加光明正大起来,他本人也有半张脸暴露在了刘世宇懒得调回去的近距离摄像画面中。直播间的观众们开始调侃李元浩在偷看,闭麦的刘世宇看到了那一串弹幕,他翻了个白眼权当没见着那些文字,然后在啃辣条的同时把身子往右边挪了挪。

李元浩突然知道了,今天麻辣香锅最不正常的事情,就是莫名其妙地把椅子往右移了好大一段距离。然后李元浩又想起来了,他之前偷瞄到这人玩了一把中单亚索,可是刘世宇也奇迹般地没问他符文应该怎么带……种种迹象一结合,李元浩终于明白过来了,身边的这个逼是在跟自己生气,原因不明。可李元浩觉得自己最近也没惹什么事啊。头疼。

刘世宇的暴躁脾气在社交方面其实并没有太多展现,这大概是因为身边所有人都跟他关系很好,而这人和自己闹气的次数更是少到李元浩掰着指头就能算出来:一次因为不小心吃了他点的夜宵,两次因为洗了澡穿他的内裤,三次因为某件不可告人的事。不过李元浩现在可以对天发誓,这整个星期他都没惹任何事,起了床就安静打rank,吃了饭就开始训练赛,实不相瞒他最近连“gay”人的行为都没有过,为此还被风哥笑着说最近基地里安全了许多。

天地良心,要是刘世宇真的在跟自己生气,那李元浩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冤了。

 

边吃锅巴边翻好友列表的史森明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李元浩的一声嚎叫,他摇了摇头心说那两个人又开始了,同时咬碎了嘴巴里剩下的最后一块锅巴。紧接着,源源不断的对话声又冲进了史森明的耳朵,先是麻辣叉鸡的一句脏话(其素质之低是连史森明听后都在心里直摇头),然后是李元浩说的“你别抢我手机”,接着又是麻辣叉鸡——“你欠老子十吨小龙虾!”。

于是史森明又在心里埋怨,苏汉伟这个碧池竟然不听自己把话说完,苏汉伟这个碧池活该错过这一惊天秘密。但秘密不说出去就总是挠得史森明心痒痒,他左找右找总算在列表里发现了一个绝对会听他把事情讲完的好人。

林允儿啊:hi腿哥

不知名上路:?

不知名上路:…hi

林允儿啊:你开播了吗

不知名上路:还没

林允儿啊:腿哥 我跟你讲个事

 

“我靠你别理史森明,他巨无聊。”恰巧从柯昌宇背后经过的苏汉伟看到了聊天记录,于是劝柯昌宇直接关掉聊天框。“我怀疑他是存心想让别人不好好开直播。”

柯昌宇把头朝后仰了仰,问道:“他也找你了?”

“是的,然后跟我说了句麻辣叉鸡和李元浩在gay就滚了。史森明这个粗森真的有问题。”

坐在一边的向人杰听到之后,把刚喝进去的水喷了一桌子。“他们基地不是就经常gay来gay去?”

“所以说史森明有毛病,妈的打扰我直播——我热爱直播,我永远喜欢直播,我这个月还要播七七四十九个小时……”苏汉伟掰着手指头开始乱算,事实上他心里清楚自己欠的时长已经是三位数了。

“那我就别理他了?”柯昌宇在笑,因为他觉得突然不理人这种行为真的很不好,可突然不理史森明这种无聊的皮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苏汉伟向他点头,然后转身投奔进直播的怀抱。

 

林允儿啊:麻辣叉鸡在和李元浩gay

林允儿啊:不是那种普通的gay

林允儿啊:有没有很**!

林允儿啊:jin bao

林允儿啊:腿哥?

林允儿啊:…

林允儿啊:hi腿哥

林允儿啊:腿哥?

林允儿啊:?

 

不是啊,他们两个人是真的有问题啊!为什么你们都不听我好好讲完!史森明越想越委屈,啃锅巴的动静就越来越大,嘎嘣声也越来越响。

简自豪发现,一直在往这边看的风哥脸色开始逐渐变黑,充分暗示了这一刻绝对是风哥开始训人前的平静——史森明啊,你倒是别吃锅巴了,赶紧开始打rank啊!

严君泽突然发现隔壁坐这两人间的气氛缓和了很多——中单甚至都邀请打野出门吃小龙虾了——于是这人在一瞬间充电完成,BB机Letme又开始了。与此同时,其他人直播间的弹幕中出现了很多要求严君泽闭嘴的句子。

刘世宇看到了那些弹幕,笑了一下。

李元浩看到刘世宇现在心情不错,于是主动提起晚上的小龙虾是不是不用请了。

刘世宇眼睛都没从屏幕上移开,回答他:做梦。

 

……

哎,真叫人头大。

 

 

END

 

猜一下锅老师是为什么才单方面和小虎生气了?虎锅之间没有一顿小龙虾解决不了的矛盾,如果有,那就请两顿!XD

以及,ssm真可爱啊!❤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