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康7】最冷一天

最冷一天

 

Condi/957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在零度左右徘徊的苏州冷风里站了七天,这么奇妙的经历一定要他妈的记录一下。

题目又是我瞎比取的,和那首歌没关系,就是个沙雕文,放心食用。


-

睿智学校把大一新生军训安排在十二月中旬,理由竟是夏天没空。周三开班会宣布了这一惊天噩耗,直接导致全班五十几号人领迷彩服的时候发出哀嚎,辅导员边在名单上打钩边安慰我们,说不要怕,我们学校的军训从来都是很水的。

于是大家在半信半疑中听完后面几天的课,激情秃头熬了两天的夜赶完期末论文,最后在觉还没补够的情况下迎来了传说中的冬训。

开训的前一天晚上,我喝着父亲舍友从冷风中捎回来的全糖乌龙奶茶,隔壁桌小姐姐拿着我的寝室公用腾讯视频会员看电影,窝在床上的一号大喊一声“他怎么这么帅啊!”,然后手机通知栏突然跳出一条微信消息,点开来发现是辅导员发的明日天气预报。零下一度几个字,明晃晃得刺眼睛。

我刚吸了一口珍珠,差点给哽住。

“明天零下了……怎么办。”

“秋裤棉裤加军裤,两件毛衣!”

“大不了再套羽绒服,还怕狗不住吗?”

……

于是第二天的清晨七点,我站在宿舍楼边的操场上,给零下一度的风吹得怀疑人生,牙关与四肢一起颤抖试图产热——事实证明,三条裤子真的狗不住。

 

我们的教官姗姗来迟,甚至迟到的时候嘴巴里还嚼着白馒头。馒头的颜色和他嘴巴里呼出的白雾融为一体,让我一时间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不过后来等雾散掉后,我也对我们教官没多大感觉,这位教官在北美吐槽君里最多打个四到五分,如果撇去“教官”这一人设可能只有三分也说不定。他明显是嘴巴里的馒头还没咽下去,讲起话来都含含糊糊。

“这是十五连吗?”

……敢情教官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走错连队了啊!

大家给他问得有点懵,不过脑袋马上就给风吹醒了,连忙点头并且答着“是是是”。

这时候他应该是吃完东西了,于是清过嗓子后开始自我介绍:“之后七天是我带你们连,我姓向……名字你们就不用知道了。”

我们稀稀拉拉回了一句“向教官好”。

他:“六十来号人就这种声音的?再来一次!”

于是大家配合地提高声音:“向教官好——”

这位眉毛长得有些许奇怪的教官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搓着手套同我们说,那就开始接下来为时七天的愉快训练吧。

 

八点四十五第一次休息的时候,舍友在微信群圈我,感叹她们连教官看上去年纪和新生差不多,顺便询问我这边教官怎么样。

我呵着冷气,用给冻得僵硬的手指敲键盘回复她:我发现他领子歪了。

她回过来的消息只是再次重复了自己连的教官有多么多么可爱,而对于这类无意义的迷妹式语言,我一般都是选择性屏蔽掉。

后来我仔细想想,虽然我们自己教官没什么让我想夸的地方,可隔壁连到底是上辈子拯救了几个银河系,才能换来一个如此完美的教官。

为什么我会对隔壁连教官反应那么大,原因当然是那个教官从性格和长相来讲都特别好,好到我只想立刻举手打报告,大声对我们这位眉毛很奇怪教官说:报告教官,我想申请去隔壁连训练!

就从我方才一个小时的观察中来看,那名教官先是弯腰询问了一个一直把头压得极低的女生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然后表明要是身体不舒服回去休息就好,他会帮忙通知辅导员;反观我们向教官说的是什么话:要请假先给我打报告哈,然后去大门口找辅导员登记——您在关心队员这一点上就给隔壁教官完爆了好不!

最重要的是,在刚刚休息的哨声吹响后,我们连因为教官突然消失而不知道何去何从,那名站在我们斜对面的教官转过头看了我们方阵一眼,然后用不知道比我们教官好听了多少倍的声音对我们说:“你们坐下休息吧。”

……向教官,我举双手双脚申请调去隔壁连!

不过至于我为什么会不断注意到隔壁连的教官,这点真的不因为是我故意观察别人。主要是没事干开小差的我,眼神就会随着我们教官动,但偏偏我们教官老喜欢跑十六连去和那名教官讲话,于是我也就非常意外地多看了几眼。

 

隔壁连的教官姓柯,这是我们教官在休息时间闲扯时告诉我们的。说起来从向教官嘴里套话真的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为这个人一在休息时间坐下,就开始和我们东南西北地扯。从他老家的火锅讲到苏州这里偏甜的菜式,从现在一度左右的天气讲到他以前跟部队去北方的故事——他也就是在这时候提起我们隔壁连的柯教官的。

他说自己和柯教官当了好久队友了,同宿舍也同了好几年,进队的时期也是一样(后来补充说,其实这一批教官基本都是同时间段入的伍,但是兵种和宿舍都相同的可能只有他和柯教官)。我胆大妄为,不要脸地举手向他问了些关于柯教官的事情,例如“教官你知道他是哪里人吗”“教官你们平常休息时间干什么呀”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但是向教官的回答得却意外的有些认真,或者说太认真了也不为过——“浙江台州仙居,那里有种特产叫杨梅,他家里会在杨梅季偶尔寄一些过来,然后我和另外一个连的教官就去瓜分。平常休息时间?我们没什么休息时间,最多好久放一次假,那就出去玩吧,反正也回不了家。”

我也没好意思继续再问更多,毕竟当时总觉得向自己教官问其他教官的事情真的蛮尴尬,而向教官能把这些话题都再次扯回自己身上,估计也是想要缓解一下气氛——事后证明我想错了,这个人真的只是纯粹想要顺便提一下自己罢了。

这次休息时间结束的前几分钟,我那名室友的微信消息又来了:“小苏哥真的是可爱死了!”

我的天,你们连外号都给教官取上了吗,这也太迅速了吧。

 

第一天的训练结束后,我觉得十六连的同学们已经非常熟悉我们教官了。就凭这人每半小时往隔壁跑两趟的频率,隔壁队友可能把他脸上的痘痘数得比我们都要清楚。当天晚上十六连的一个同系姑娘找我,说虽然大家很感激你们教官开柯教官小差让我们能偷懒,但是为什么天天跑过来啊。

看到这条消息的一瞬间,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瞎打了一句“可能我们教官对柯教官有意思”就发了出去,没想到第二天的休息时间,那群人直接大声询问“教官,隔壁那个教官是不是喜欢你!”,于是给吓一跳的我立马甩头向右边看,同时在心底高呼这并不是我造的谣,这和我昨天晚上瞎发的那条消息没有任何关系!

然后我发现,柯教官的耳根好像有点红?……给冷风吹的吧。

 

第四天的时候教官说要教我们跑步,还损我们别的连队昨天就开始教跑步了,就我们差得成天练个立正稍息向右转,走正步都走不齐。八点钟吃完早饭后一波点名,紧接着向教官就按流程走让我们站军姿,当然军姿大家也照常站得东倒西歪,抖腿的和搓手的占大半数,剩下半数在扯开打结的头发或者悄悄看手机。从昨天解散开始就已经自暴自弃的教官对大家睁只眼闭只眼,站军姿的两分钟他也懒得管,一眼都没看我们地走向隔壁连。

他对柯教官貌似有个特殊的称呼,听上去并不是教官的名字,大约是个外号,但我一直没听清就是了。向教官在非常不要脸地邀请隔壁连同我们一起学跑步——等一等,你这个人不是说除了我们十五连之外,别的连队昨天就学会了??

这位教官,就先不说你编造虚假情报试图激起我们的训练热情这一手段实在非常幼稚,现在你这行动又是在暗示什么呢!

于是我们两个连队就莫名其妙地面对面站着了,不过后来的事情发生得极其有趣,我想教官自己也没想到他方才的那个邀请,其实是挖了个天大的坑留给自己跳。因为正在向教官命令两个连队的前面两排蹲下之后,一阵踏步伴随着一声略不标准的普通话传了过来。

“向二狗,你也教教我们连跑步呗!”

我想教官是能听清楚这话是谁说的,因为站在第一排的我,非常明显地观察到了教官的面部表情变化:眉毛戏剧性地抬高、本不是多大的眼睛张开一丝缝……他还张了张嘴,这个动作让我合理怀疑,这人强忍着不骂出的脏话是一个以“c”开头的字。

我在来的连里面一眼瞄见舍友非常显眼的红色高领毛衣,她也正好朝我疯狂打手势,示意我看一看她连队那名人称“小苏哥”的教官。然后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我惊了。我舍友这个女人的形容果真一点都没有错:这位教官和我们教官站一起我都怀疑他俩不是同期战友,叔侄关系倒是有可能。

苏教官把他的队列带到我们连的右侧,然后无视了我们教官仇视的眼神,走到了柯教官边上。

“向二狗自愿教隔壁连队练习,都说好人就要做到底,那我们也凑个热闹听一下。正好我也不用教你们了——来,大家先来给向二狗鼓个掌!”

嗯……这个外号我听得很清楚,我们连的其他同学应该也是听得很清楚的,因为大家在苏教官连续说出第二个“向二狗”时,发出了一阵大范围的窃笑。

后来向教官还是硬着头皮教了我们三个连跑步姿势,整个教学过程中,他明显不爽的眼神就没从苏教官身上移开过,而当事人却仿佛没事地和柯教官在聊天。十五连的大家都听得很认真,毕竟就算自己的教官在别的连面前直播尴尬教学,大家也要卖力鼓掌给二狗子教官撑场面啊。

说到这个,鉴于苏教官先前喊的那三声“向二狗”,解散后的微信群聊天中,大家一致同意授予向教官这么个高贵又亲切的外号。在我身边窥屏的舍友看到记录后大笑三声,笑着说这个外号根本没有她取的那个“小苏哥”灵性。

……真的好灵性哦??

 

柯教官人真的非常好,比我们这个不当人的二狗子教官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第二次休息过后我们又进行了一波原地踏步运动,然后某教官再一次撂下全体队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于是大家一起站在阴冷的角落颤抖产热。隔壁连在离我们差不多二十米的跑道上练方阵,那个位置正好能晒到暖烘烘的太阳光,而我们只能边碎碎念向教官边羡慕拥有体贴教官的隔壁连。

我那时候正用手掌温暖自己被冻得疯狂掉电的手机,试图让百分之五十的电量再撑一个半小时。

没想到的是,在这个阴冷的操场小角落,柯教官又一次出现了。他这次让我们往右边移动了差不多六七步,一开始大家还没明白这教官到底是要干什么,直到喊立定之后,他才不是很大声地说道:“现在你们应该都晒到太阳了吧?”

向教官!我真的一人血书调队伍,即便只能有最后一天待在十六连的机会,我也不想错过啊!

 

后来要准备检阅项目,向教官回来后并没有让我们站起来再练一会儿,反倒是心安理得地也坐了下来,同时开始怂恿还在认真指挥的柯教官休息。

“那边才走到三连,你们那么急干什么。来来来,坐一会儿吗,反正到时候也是我们连先走,你等我连动了再动。”

十六连刚做完一个非常整齐的后转,靠脚时整齐的声音让向教官拼命鼓掌,边鼓掌还边对着柯教官损我们靠脚的时候就像流水线作业。

柯教官大概是给他的比喻逗笑了,拒绝了休息的建议时都带着点笑音,然后说再做一组齐步就不练了。十六连的同学们耳朵特别灵,一听自己教官说了这种话,一时间掌声和欢呼响成一片。

“来,十六连听我口令!齐步——走!”向教官自动发号施令,可是等等,你不是十六连教官啊!

结果吧,十六连那群人还真的听了!还走得贼齐!这一事件直接导致我们连队再遭受一次嘲讽攻击,然后大家纷纷表示我们已经稳倒数第一名了,就不要和别人比齐还是不齐这种不重要的东西了。

但是最后检阅时好像真的走得挺好的,二狗子教官把我们带回去的路上说,他好像瞄到评委打了个9开头的数字。

“总不可能只有他妈九分吧。”

说一次脏字,举报一次!

 

最后一天集合的时候,全体队友包括教官本人都没在训练状态了,站队和点名时水出新高度,不但没下“向右看齐”的口令,就连点名时也只是草草数了排数。向教官照例在点名后和柯教官一起去报告,我看着他俩一起远去的背影,合理怀疑这时候向教官又对柯教官讲了一大堆东西,里边可能包括了“今天几点能结束”“今天去哪里吃”这类非常没有意义的日常对话。

教官回来后,把我们两个连都偷偷摸摸地带到操场的后半边休息。我觉得向教官指挥起隔壁十六连来已经非常熟练了,十六连的队友们也能非常熟练地能听他指挥了,而柯教官并没去提醒,只是跟在我们教官身后一起走着。

整个早上我们都远离军训大部队,躲在小角落偷懒,大家也是低着头各玩各的。我因为游戏更新包安装太慢,无聊地抬头往四处看了几眼,视线里除了绿压压一片的军帽以外,就是靠在一起坐到离我们两个方阵几米远地方的两名教官了。不得不说二狗子教官真的挺能讲话的——游戏更新的这两分多种里,我都在闲来无事地看着他们,而我们教官的嘴皮子就一直没停下来过。

偷懒的时光没延续多久,因为苏教官很快就带着他们连队走来了。二狗子教官在看到苏教官的一刻便飞快起身,但依旧没阻止这个秘密休息据点被第三个连瓜分的命运。苏教官霸占了最右边的一块空地,之后还试图起哄,带头喊话请我们连队表演节目,然而十五连六十来号沉迷手机的同学们,并没有理他。

我没有在操场待到最后。不争气的手机在十点左右便显示电量告急,导致我不得不抛下集体回寝室拿充电宝。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准备从寝室出门的时候,舍友告诉我今天提前解散了。我的脑子一瞬间有点转不动,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原来军训是真的结束了,我再也不用每天早上六点半就睁眼了。

我索性连转到一半的门把手都松开了,走回位置上就开始翻这几天拍的照,想挑几张出来发个朋友圈。我滑到一张和队友坐在地上的自拍,然后眼睛一眯,发现背景里正好照进去两个人。我用手指将背景部分放大,最后大致确定这两个人应该就是我们教官和隔壁的柯教官:他们面对面站着,柯教官的手放在二狗子教官的领子上,看上去应该是在给对方理没扯好的领口。

我看了一眼相册顶端的拍摄时间,那里显示的正好就是我们开始军训那一天的日期。

 

哎对了,有件事忘说了。

被我们用全家超市咖喱丸子收买了的苏教官说,我们教官和柯教官,住的是一间房。

 


END


碎碎念开始了:

冬训是真的,苏州的冷风也是真的,每天下训手指头都不是自己的。我们连和隔壁连的教官关系的确很好,文章里一些事件也是改了一下用的。

真他娘的冷,虽然很水但是冷得都要怀疑人生了。虽然说军训完想要飞快zqsg把这个脑洞填完,但是边打游戏边咸鱼了好久,导致我觉得再不熬夜写完可能这篇文又要烂在草稿箱了。(


评论 ( 5 )
热度 ( 24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电竞同人存档09康7|《一把小刀》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