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舅夜】“嗷呜——” 01

“嗷呜——”

 

Mystic/xiye

WE全员向

纯属虚构。国际三禁。依旧是一个没法上升真人的沙雕脑洞(

 

一个张伟在某个基地里养了许多奇怪小动物的故事

待在笼子里啃坚果的仓鼠苏汉伟

总觉得自己真的是老虎的虎皮猫陈圣俊

梦想自己能学会唱歌变成网红狗的吉娃娃向人杰

每天都想去冬眠的翠青蛇柯昌宇

起初也是一只可爱橘猫的胖橘尹景燮

除了瘦之外没有任何特点对上的短毛暹罗南东贤

 

-

“张伟带回来一只老鼠!”


年初的某天,张伟从附近的宠物店拎回家一只仓鼠。躲在桌底下偷偷咬坐垫的吉娃娃最先知道了这件事,耳朵一竖就跑到了猫砂盆前。

“兽爷带回来一只老鼠!”

它对着舔爪子的虎皮猫大叫一声,吵得虎皮猫眯了眯眼。尹景燮瘫在软垫上打哈欠,动了动耳朵表示它也听到了。

“老鼠?”

吉娃娃严肃地点头:“老鼠。”

三只猫科动物的瞳孔猛地一缩。

 

 

是仓鼠不是老鼠


身为老虎这样极有威严的动物,陈圣俊决定应该代表这间屋子里的所有成员,去拜访一下那只新加入的老……仓鼠。

陈圣俊对仓鼠这种生物没有多少概念。既然都有个“鼠”字,那就或许不会很可爱,毕竟陈圣俊对那只经常把它水盆里的舒化奶偷喝掉的老鼠印象就不怎么好……

而向人杰这只能把仓鼠说成老鼠的吉娃娃,它的鬼话以后绝不能信了。

 

 

咦?


陈圣俊看到了那只被小兽新摆上柜子的仓鼠笼,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在离矮柜十厘米远的时候,陈圣俊觉得自己的爪子碰到了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透明的一个小软球,里面像是装了些软绵绵的东西,正中间有只毛绒球在抖动。

咦?陈圣俊有点懵了,仓鼠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吗?搞不懂状况的虎皮猫想弓下腰,用鼻尖去碰那只透明球再仔细看看这只奇怪的动物。而后,就在它湿漉漉的鼻子快要碰上球体的一刻,软球中央的那块毛茸茸的东西突然动了。

陈圣俊看清楚了那只小动物。尽管它依旧是一团白色的毛绒球,但虎皮猫确信它会比偷喝自己舒化奶的老鼠要可爱。

 

 

我是脑斧


因为苏汉伟比其他动物都要小太多了,在地上的时候也不能像腿哥那样灵活移动,小兽要求它下地的时候必须待在仓鼠球里,免得被那只非常巨大的橘猫先生踩到。所以在苏汉伟想要参观一下自己的新家时,它只能依靠那个比自己大了几倍的仓鼠球来行动。

但它没想到,自己在才出发的几秒后,这么快地就遇见了第一位朋友。


“陈圣俊,是一只,脑斧。”那只体型巨大、有着条纹状皮毛的家伙这么说道。

苏汉伟听不懂什么是“脑斧”,但默认了那应该是一种比自己大上好多的东西。它在心里默读了一次这位新朋友的名字后,开口:“我叫苏汉伟。”

“酸——伟?”

“苏汉伟。”仓鼠纠正道。

“酸伟!”

虎皮猫愉悦地抖了抖胡子,它觉得这只小家伙的确很可爱。

 

 

鼠假虎威


向人杰不明白,为什么那只新来的老鼠能和陈圣俊这么快地玩到一块儿去。而陈圣俊为什么又要在每次自己喊苏汉伟“那只小老鼠”的时候,对自己露出非常可怕的眼神。

虎皮猫真的很凶,向人杰确认了这一点。

 

“我会掉下去的!”苏汉伟用扯着陈圣俊耳朵上的毛,后者正试图以一个跳跃冲上餐桌旁的座椅。

“坐垫,软,很舒服。”陈圣俊解释道,它方才晃了一下脑袋,导致仓鼠又一次尖叫出声。

“嗯……向人杰的坐垫也很软,我们去抢它的坐垫,走!”

 

 

向人杰的梦想


在上海宝山区的某间小屋子里,向人杰第一次知道原来身为宠物,也能帮助主人赚钱。起因是他在小兽的笔记本电脑里看到了油管上宠物狗唱歌的视频,一想如果自己也能练出一腔歌喉成为网红,那岂不是高级豚骨天天吃。

于是,这几天的屋子里,四处都环绕着向人杰非常惊悚的歌声。


“向二狗,太吵了,这里不是ktv。”南东贤背上的毛都要被吓得竖起来了。

苏汉伟把整个脑袋埋进了木屑里面,没吃完的坚果都被它丢在了一边;陈圣俊用爪子不耐烦地抓着大理石地板,企图发出比向人杰的歌声更可怕的噪音来打败它;柯昌宇很安静,但是大家能感受到它因为午睡被打扰而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尹景燮,离向人杰距离最近的尹景燮,正在努力练习把自己耳朵折下来堵住声音的技术。

大家都在等待一个人的爆发——

“向人杰你乱叫什么呢?” 张伟从电脑桌前暴起,领着向人杰脖子后的皮,就把它从阳台边甩到了大门前。

 

于是,向人杰的梦想今天也没有实现,但苏汉伟开始开心地啃起了瓜子,陈圣俊则继续安静地看着苏汉伟啃起瓜子来。

 

 

一些关于陈圣俊这只高贵虎皮猫的故事


朋友们在知道张伟家里养了一只传说中价值千美金的虎皮猫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张伟,你那么有钱的吗?”

“这小畜生吗?”张伟指着在沙发旁舔爪子的陈圣俊,“当时在咖啡厅外面捡回来的时候还以为是狸花猫嘞,长开后才给别人发现其实是虎皮猫,我自己也有点惊讶。”

连自己都觉得惊讶这是真的。毕竟当时得知到这只猫咪真正品种的时候,张伟可是一面在心里惊叹“这波血赚”,一面想着“既然当狸花猫养了那么久那就继续这么养下去吧”。

张伟盯着脚边舔爪子舔上瘾的陈圣俊,后者瞥了他一眼,然后跑去牛奶盆旁边喝三块钱一瓶的伊利舒化奶。

 

 

好奇心非常旺盛的仓鼠


苏汉伟在基地待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几天蹲在陈圣俊的脑袋上也差不多把这个小屋子逛了个遍。但即便是已经和其他五只宠物打成了一片的苏汉伟,心里也始终有个盘旋了许久的问题。

仓鼠指挥着虎纹猫来到恒温的玻璃缸前,费力地用小爪子戳了戳玻璃表面,于是盘在树枝上的翠青蛇吐着蛇信子抬起了脑袋。

“腿哥,为什么一只狗的名字会叫‘人杰’?”

“这个……其实它最开始叫向敏敏,然后某天小兽突然想让他做个人,就改了名字叫‘向人杰’。”柯昌宇自己也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其实你还能叫他‘向二狗’,我们都习惯这么叫它。”

 

苏汉伟真的是一只好奇心非常旺盛的仓鼠。

“向二狗,为什么大家要叫腿哥‘腿哥’啊。”

“哈?”

“蛇不是没有脚的嘛。”

“因为没有腿所以才叫‘腿哥’啊。”

“……哈?”

 

“酸伟为什么叫酸伟?”虎皮猫带着小仓鼠走了一圈,最后问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因为你傻。”仓鼠嘟嘟囔囔。

 

所以说,苏汉伟真的是一只好奇心非常重的仓鼠呀。

 

 

TBC

 

几个碎碎念:

1.

我一定要留个位置出来严肃指责一下我的舍友,她看到我“向人杰的梦想”这个小标题的时候,狂笑了一分钟。

舍友:我觉得谁的梦想都很正常,笨笨的梦想啊,大舅子的梦想啊,为什么向人杰的梦想这六个字就这么搞笑啊……

我:??你是不是看不起向人杰了??

(导致我现在打出向人杰这三个字就很提莫想笑)

 

2.

本来打算拖到明天写完再发,但是老年人柯昌宇突然午夜直播,我一激动就写完了。今天晚上的小伟也是超绝可爱,我们夕阳红选手也超绝可爱。


评论 ( 20 )
热度 ( 80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