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康7】弗雷尔卓德的极光

弗雷尔卓德的极光

 

向·猎犬附身者·人杰/柯·伪无双剑姬·昌宇

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设定来源《无双剑姬皮城遇害事件》请务必先品原设定再看本篇!

(替原作者搞定告白大事,希望 @儚すぎる光 能夸夸我!)

 

-

01.

瓦罗兰大陆的八座城邦中,向人杰最讨厌弗雷尔卓德。

他本不应该做出如此偏激且过分肯定的定论,但向人杰必须承认,自己现在已经开始真切地怨恨起这个鬼地方来了。或许在一天前,他还对人们口中的那些如雪花般美丽通透的北境女子们有着些许幻想,但这一趟经由皮城前往弗雷尔卓德的列车之旅,却将他心中那些本就为数不多的梦幻泡泡彻底戳碎。

 

一是他了解到这片神秘的土地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和平,反倒是充满危机。

冰雪风暴之乡的土地上流传着的传说令北铁刺山脉以东城邦人民们感到陌生,它们也并非在通篇讲述姿态妖娆的女子,而是些让人听后觉得诡异又惊悚的东西:雪林深处的木屋中住着身披白色长毛的矮人,它们煮沸雪水来烹饪迷失在树林间的旅人;高耸进厚重云层的雪山尖是白色精灵们的领地,那些漂亮的物种却能用利如刀锋的注视去杀人——你永远不能注视它们的眼睛。

 

二是那只战斗力不低的狮子狗突然休眠了,而自己此次前往弗雷尔卓德要进行的任务还并不简单。

列车从北铁刺山脉驶出后,便进入了弗雷尔卓德的高山地区,车厢外的气氛骤降至零点附近。当时的向人杰想叫狮子狗出来商量任务计划,可不管向人杰怎么皱眉头在意识海里喊它,那只傻狗都醒不过来。赏金猎人反反复复地尝试了呼唤狮子狗十次左右,在没有收到丝毫回应后选择放弃,裹着临行前购买的棉麻披风坐回了位置上。柯昌宇坐在赏金猎人对面,望着车窗外玻璃上逐渐结起的冰霜,喝了一口红茶。

向人杰思考了一阵子,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狮子狗怕冷,气温一低下来,这家伙就开始自动休眠了。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家伙会冬眠。”向人杰的语气中透露出些许烦躁。

柯昌宇抬起眼睛看了对方一眼,而后随手将茶杯放回身前桌面的杯碟上,这才回答道:“因为我也不知道。他跟着我的那段时间里,我从没带他去过大陆北边。”

向人杰觉得这事要怪柯昌宇没事先告诉自己也有点强行,毕竟人家的确不知道傻狗还怕冷,于是只好自己继续裹着披风生闷气。

 

三是——向人杰转头看向窗外,空中已经有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下来。当大量纯白色的晶片映入他的眼帘时,一阵诡异的冷风吹进他皮夹克的后领口,使得他也诡异地抖了两下。于是向人杰突然格外怀念起诺克萨斯每日早晨能照射到花岗岩山脉上的暖阳来,还有皮城中铁匠铺里温暖的炉火。

三是,赏金猎人一想到自己得在这种极低的气温下行动,就有点头痛。

 

 

02.

其实向人杰也不是非得来弗雷尔卓德。他前去猎人公会交付上一次任务并领取赏金的那天,立在墙角的公示牌上至少贴了十来个报酬合自己口味的任务,可他闭眼一指就指到了那张上面写着“任务地点位于弗雷尔卓德”的委托书。不过向人杰只是单纯的盲选到了这张纸,所以理应来说,他能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撕下另外一张更适合自己的任务单,但某只傻狗偏偏在那时跳出来说了一句:

「我记得主人最近也要去这个地方。」

向人杰瞬间感到大事不妙。他自然知道狮子狗说的“主人”是指半个月前和他在艾卡西亚边缘处分别的柯昌宇。后者当时突然接到德玛西亚政府的紧急指令,说是政府高层要求他回组织作报告,于是跟了柯昌宇一路的向人杰只好同他道别,随后独自回到了诺克萨斯。这半个月里,狮子狗先是郁闷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天天打扰向人杰,叫他想个办法联系到柯昌宇。赏金猎人受不住那只傻狗每天在自己意识海里的瞎折腾,只好妥协。他让信使带话给柯调查员,而对方的回信在前天寄到向人杰的家中。

经狮子狗这么一提醒,向人杰也是想起来了——柯昌宇在信中提到的下个任务地点就是弗雷尔卓德。

「怎么样啊向人杰,接这个任务对我俩都有好处,考虑一下呗?」

于是赏金猎人在公示板前又站了十秒钟,然后他直接撕下了这张被他盲选中的任务单,来到了咨询台前。衣着暴露的前台女郎那时咬着签字笔,她正在思考今日邮报上的填字游戏。向人杰一手将那张任务单重重地拍到桌面上,吓得女郎右手中的笔都“吧嗒”一声掉落至地面。

“接这个任务。”赏金猎人说道。

 

之后的所有事就发生的理所应当了:向人杰通过柯昌宇回信中的内容推断出后者启程的日子和地点,而后“好巧不巧”地坐上同一班列车,“十分偶然”地走进只坐有政府调查员一人的11号车厢。柯昌宇抬头看向这名走进这一车厢的乘客时露出了惊讶的眼神,而向人杰只是挑挑自己的眉毛,说了一句“哎呀,真巧啊”。

在这辆列车行进的过程中,向人杰和柯昌宇之间没有进行过一次时长超过两分钟的对话。他们只是友好地相互打过招呼,然后柯昌宇重新拿起那本被他随手搁在座位上的皮革封面书籍,而向人杰坐到桌子另一边的靠窗位置,用手撑着下巴,无聊地看起车窗玻璃来。

乘务员推着滑轮车从走廊经过的时候,柯昌宇才把心思从书本里抽出,转过头点了一杯红茶。然后乘务员象征性地询问这个车厢内的另一名乘客是否需要点什么,郁闷得上头的向人杰自然没有理会他,最后还是柯昌宇友好地请乘务员不要去打扰赏金猎人——“他可能有点累。”调查员说道,然后友好地目送乘务员推着车走开。

在那句话之后,车厢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你都不好奇一下为什么我突然去弗雷尔卓德吗?”向人杰闷得快疯了,于是选择无脑开启对话。

柯昌宇一时间被他的问题逗笑了,一想随便聊聊也没有什么大碍,便配合地问道:“你怎么突然要去弗雷尔卓德了?”

“去拿个被偷了好久的项链。”向人杰一瞬间精神了起来,精神得连脚都翘到了桌面上,果不其然地收获了柯昌宇的一记瞪眼。但他就当没看到刻板调查员的眼神,极其自然地接着说,“我觉得那个任务也有问题,又不是多贵的东西,非得找赏金猎人办事。”

“然后你打算怎么办?”柯昌宇抿了一口红茶。

这个问题在向人杰意料之中。

换做是以前的向人杰,他肯定毫不犹豫的说出类似于“杀了呗”这种直白又暴力的回答,但是现在这个向他提问的人是柯昌宇,于是赏金猎人只好把老早就养成的嗜血习惯收敛几分,平和地开口:“下个药,睡沉了再拿走——和你之前给我灌药的套路蛮像吧?”最后还没忘借机调侃一下表情冷静的柯昌宇。

调查员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小弧度,但是向人杰恰巧捕捉到了这抹快速消失的微笑。他紧跟着发问:“你呢?”

“处决名单上的一个逃犯。那家伙基本把每个城邦的监狱都越了个遍,本来只是要给关上几年,现在直接下命令说要抹除他。”柯昌宇边讲边摇头,“越狱那么多次,四舍五入就是在挑战中央法律了。”

向人杰有点惊讶:“挺厉害啊这哥们。”

“……你可能听说过他,一个来自比尔吉沃特的枪手,名字貌似叫格雷斯。”

向人杰更惊了,他赶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张被撕下的任务单,因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拿回被比尔吉沃特枪手格雷斯夺走的黑曜石项链——这是我接的任务。”向人杰说道,抬起眼睛看着对面的柯昌宇。

 

 

03.

手持霰弹枪的强壮狂徒出现在他们视线中的一刻,向人杰竟然有些心疼起这个可怜的逃犯。虽然这名任务对象被各路人员形容得格外恐怖,但是在蹲点到他之后,向人杰发现这人也只是个处境潦倒的逃命者。死于他枪口之下的家伙可能还不及柯昌宇办公事时所杀人的一半,而自己作为常年在刀尖上舔血的高危职业者,手上多几条人命也是能接受的。从人性高度来判定,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可偏偏就只有那人的头像给拓到了通缉令上。

五分钟前,柯昌宇朝他打了个开始行动的手势,然后在向人杰还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前,他的身形就从暗处闪走了,带着蓝钢刺剑挥出的利风一同冲向格雷斯。柯昌宇事先和向人杰约定好,既然处决的任务是交给他的,那在与格雷斯交手过程中,赏金猎人就不能有任何冲动的行为。而即便向人杰觉得柯昌宇的这个逻辑非常讲不通,他也只好将它理解成公职人员办事的规矩,但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依旧警惕地按在腰间的枪套上——向人杰知道柯昌宇很厉害,但是自己总得做双重保险。

他看到那名逃犯快速地转过身,抬起那柄霰弹枪就准备开火,而柯昌宇长年累积出的警觉性让他成功避开了格雷斯的第一通扫射。向人杰在心里捏了把冷汗,他有点怕自己在下一秒,就会控制不住地摸出双枪,然后用精准的射击直爆格雷斯的脑门。

而就是在下一秒,向人杰突然看到那架霰弹枪边上有某个物体在闪——格雷斯原本抬着霰弹枪底部的左手上,夹着一把小刀。他一时间没去思考柯昌宇到底有没有注意到那把暗处的小刀,脑子里想的内容全部都是“那把刀是格雷斯要丢向柯昌宇的”。

于是又是在下一秒,一股冷气从柯昌宇的耳边冲过,紧接着他听到一阵巨大的爆破声,而在他面前的格雷斯抽搐着应声倒地。


“你刚刚是不是分心了。”向人杰从后方小跑了上去,他喘着粗气,手臂还因为方才急速的一次拔枪而酸麻着。

柯昌宇给那声枪响震得有些耳鸣,呆站在原地,并没有回应他。

向人杰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把柯昌宇吓到了,毕竟他没有像约定好的那样绝不出手——虽然他现在也不怎么能理解,为什么柯昌宇执意不让他参与战斗。

“……没。我已经看到他的左手了……你可以不开枪的。”

“我怕你反应不过来啊。”向人杰说。

“我看到了。”柯昌宇态度强硬。

向人杰有时候觉得柯昌宇的脑回路是真的有问题。

“人他妈已经杀了好吧?你要是不开心,你就拿剑往他心口捅几下,回去报告就说是你捅死的。到时候有人问他脑门上的弹孔怎么来的,就说是某个人路过这具尸体,闲来无事拿他当了个练习爆头的靶子,行不?”

他一股脑儿把自己心里闷了许久的话全说了,然后听到柯昌宇喉间的吞咽声。他妈的好极了,现在他们又要好长一段时间不讲话了。向人杰自暴自弃地想到。

但柯昌宇的态度却又让向人杰吃惊,他并没有沉默许久,反倒是笑了一声:“不用的,本来感觉你不用出手,而且你又说了自己不想杀他……总之谢谢了。”

向人杰接不上话,他觉得现在的气氛很诡异。下面一句话是由谁先来说?应该说些什么?他从诺克萨斯跑来弗雷尔卓德的那个目的又要怎么去实现?

他只好把视线从柯昌宇的脸上移开,转而盯着被血花溅到后染红的、柔软的雪地。就是在这一刻,向人杰突然想到了,自己前几天在诺克萨斯的地下城里有听到有行人在谈论雪地上的极光。于是向人杰用他贫瘠的智商思考了一下,最后确认终年被雪覆盖的弗雷尔卓德也一定存在着“极光”这种东西。他回忆那时候两位路人对极光的描述——“梦幻得像是只有神明才能领略到的美景”、“整个瓦罗兰大陆上找不出比那时更浪漫的时刻了”——然后,向人杰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我们去看极光吧?”

柯昌宇抹了一把方才溅到自己脸上的血迹,在听到赏金猎人那句莫名其妙的建议后,他朝向人杰投去一个困惑的眼神。

“我说啊——”向人杰把尸首胸前的那条黑曜石项链扯了下来,塞进腰包里。然后他站直了身体,拍了拍沾上猩红色血痕和雪泥的手掌,歪过头看着正在抖剑的柯昌宇。“从东部跑到这里来也花了不少功夫,我先前被狮子狗逼着陪你差不多走了半个瓦罗兰,既然提早完成任务那为什么不顺便再旅个游呢?”

柯昌宇这时已经把佩剑插回腰间了,紧锁的眉头和显得极其严肃的面部表情,都在回答那名已经开始自顾自兴奋起来的赏金猎人:在这个时候,看极光绝不是个好选择,而自己则需要尽快赶回总部报告任务。

向人杰却没给柯昌宇拒绝的机会,一把抓了过后者搭载剑柄上的右手。他知道,要是等柯昌宇用他那种官方的腔调说出“我必须回去”这一类的话,自己就无论如何都没有机会完成那件事了。他只会像先前一样,像半个月之前在艾卡西亚那样,强行把蹦到齿间的那句话咽回喉咙,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非常爽快地和柯昌宇挥手道别。然后他继续回到他的诺克萨斯,而柯昌宇启程前往西边那座名为德玛西亚的城邦。

向人杰发誓,在柯昌宇同意和自己一起去看极光之前,他是不会再放开这双手了。

“就当净化心灵呗。弗雷尔卓德,瓦罗兰大陆的仙境啊。”向人杰开始瞎说,手上的劲越使越重。

柯昌宇的手给向人杰抓得有些生疼,他微微皱了皱眉毛,心里想着面前这混子现在发的是什么疯。但当他试图去用眼神警告对方的一刹那,柯昌宇注意到了向人杰红得有些不对劲的耳根。那阵在柯昌宇看来有些许奇怪的红色,让他在这一刻愣了下神,又直接导致那句有关“拒绝”的话语被“愉快接受”这一选项给拦截了下来。

 “……那就去吧。”柯昌宇突然说道。

“真的?”

“嗯。”

 

 

04.

他们沿着雪林中的小道一直前行。上个的村庄中的向导告诉他们,现在并不是看极光的最佳时间段,同时提醒赶路人,他们如此大费周折,到最后很有可能会白跑一趟。向人杰谢过好心的长者,再把那杯在雪夜中还腾着热气的可可递给依旧坐在马上的柯昌宇,后者用给冻得颤巍的双手接过发烫的木杯,而后热巧克力蒸出的白色水汽便全数扑到了他的镜片上。向人杰看他满眼镜的雾气,没忍住笑了出来。

黄昏时分,他们总算告别那座热情的小村。向人杰重新跨上那匹被他从皮城警局顺手牵来的骏马,笑着同村口的人们挥舞着手,然后赶忙追赶前方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的柯昌宇。马蹄颠簸地踩在布满凹坑的地上,坐在皮革马鞍上的向人杰也用起伏的语调开口喊话:“哎,你等等我!”

柯昌宇并没刻意停下来等他,只不过勒了下马脖子上的缰绳,放缓了前行的速度。

年迈且经验丰富的向导告诉向人杰,如果他们坚持想去见识弗雷尔卓德冰原上的华美极光,那最好的观赏时间便是天黑的那一瞬间。但说老实话,向人杰还真的不能保证在今天彻底日落之时,他们两个能成功地赶到老人口中那片“只要一直朝北行进就能到达的开阔苔原”,毕竟村里人都应声附和着,那里的确就是观看极光的最佳地区了。

在罗盘不断晃动的指引下,他们顺着那条小道拐了无数次弯。期间有四只雪地松鼠在他们头顶的松树枝间穿行,它们快速的跳跃抖下了成堆的雪,那些冰凉的白色晶块更是尽数落到了向人杰的脖子上。约摸三个瓦罗兰时后,柯昌宇骑的那匹白马停下了脚步,跟在后面的向人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幸好皮特沃尔夫的警马聪明,否则他真的要把前方的柯昌宇直接撞下马鞍。

他们将马匹带往树林尽头的某棵松杉边,再先后下地并栓好了它们。皮靴踏上柔软雪地的一刻,向人杰也总算抬头观察正前方的景色。

 

这或许就是弗雷尔卓德的最北端的苔原了。在他们面前,遥远的雪山上席卷过来一阵冷风,拍过他们身后松林中细小的针叶发出轻微的“沙啦”声;绵延向遥远地平线的结霜地面望不见边,矮小又稀少的苔藓类植被稀稀拉拉地散落在各处,被冻得发蔫的绿色上面覆盖着的是脏兮兮的白霜。

天幕从深蓝转为墨色的一刻,猎户座的妻子也总算降临到透明得发亮的冰面上。像宝石般通透的翠绿色从黑蓝色天空的一角开始蔓延,顺着蛛丝样裂缝的路径,逐渐破开那团混沌的黑色。绿色倾泻到冰蓝色上的一刻,时间都是禁止的。那条缓慢流淌着的、从亘古一直蜿蜒到时下的河流,在此刻的苔原上悄悄地停了下来。而在这段凝滞住的时间里,向人杰则趁机偷着瞄了眼身边专注于天际那抹新生的绿色的柯昌宇。后者因为惊叹微张开的嘴间呼出白气,脸颊在北地冷风和欣喜的同时作用下透出淡淡的粉红色。

向人杰咽了一下口水,把自己所有的油滑与轻率,胆怯与后悔,全都咽进胃里。他决定做一件自己已经盘算了许久的事情,而这件事最适合在现在这个有些梦幻的场景中实现。

 

“柯昌宇啊。”

他称呼身边那人的全名,正经地、轻轻地、温柔地,为了缓和尴尬甚至还在结尾加上了语气词。

向人杰愣神了一阵,毕竟他没体验过亲口念出这个自己烂熟于心的名字的感觉。于是向人杰细想,随后他哭笑不得地发现这竟然是他第一次喊柯昌宇的全名。而后他突然意识到,原来这是个念起来如此舒服的名字,甚至和它的主人一样美好——是的,一样美好,导致向人杰希望自己以后能多些机会再念出这个名字。

“柯昌宇,我……”

他迫不及待地重复那个名字,紧接着从齿缝中挤出最重要的一句话的第一个音节。

可到最后,向人杰也还是没把那句话讲完。它止于柯昌宇主动的贴近,和后者使劲扣住自己右手的五指,而后在向人杰的一次吞咽和继续拉进距离后,彻底消失在他的喉间。

他能感受到柯昌宇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对方的气息向上漫过他的唇间和鼻翼,最后停留在他的眼角,成为一粒紧张而冒出的冷汗。他们之间的距离或许从未这么近过——如果不算上先前在恕瑞玛沙漠的时候,他向人杰一时脑子犯浑把这人搂进怀里躲开那阵爆炸产生的气流这件事的话。

柯昌宇的睫毛在抖,但向人杰可以从他那越发紧起来的握力中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在害怕。向人杰把它当成一个默许的暗示,柯昌宇极有可能已经明白了向人杰接下去要说什么,而那原本的确要被向人杰说出的三个字,在这一刻的确有些显得低俗了。

 

于是他们只是接吻,在呈现出晶莹透绿色的极光底下。




 

END

 

这次没有碎碎念,我喜欢写浪漫的接吻和浪漫的场景,太爽了。

其实全篇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最后这个大段,羡慕瞎瘠薄扯一大堆没完没了的,就是想写最后的极光kiss(

这么一看依旧是篇非常无聊的文,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31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电竞同人存档07康7|《弗雷尔卓德的极光》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