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舅夜】皮尔特沃夫的鸢尾花

皮尔特沃夫的鸢尾花

 

陈·皮城神枪手·圣俊/苏·乐芙兰之子·汉伟

勿上升真人(这种AU也没法上升吧?)。国际三禁。


设定来源《无双剑姬皮城遇害事件》请务必先品原设定再看本篇!

感谢 @儚すぎる光 的脑洞,设定非常棒了!

4k的一个瞎写,四处都是bug,找资料头很大,索性放飞自我了。有bug欢迎告诉我。


-

01.

对于皮尔特沃夫的绝大多数居民们来说,全新的一天是从清晨八点蒸汽闹铃的响声开始的。

已经洗礼过艾欧尼亚的阳光渐渐爬上每一间房屋的砖瓦和玻璃窗;街道边绿植的叶子同醒来的人们一起伸懒腰;屋顶上老旧的铁质风扇则在喷吐着白色蒸汽的同时艰难地转动,一下接着一下,发出的杂音似乎是想代替那些消失了许久的家禽,充当叫醒懒觉爱好者们的角色。

 

而对于陈圣俊来说,他崭新的一天绝不是从阳光微熙的八点起步——这位皮城警局的神枪手,他总是晚出早归。

当邻居们集体打着哈欠出门工作时,他也恰好结束前一晚的夜巡任务,到警局与接班的同事打招呼,然后才能换回便服,踏上回家休息的路。

陈圣俊的下班路线会经过两个街区外的花店,在那打工的金发小姑娘总在撑开卷帘门的时候看到路过的陈警官。金发姑娘红着脸向帅气的警官先生问安,低下头的一刻,来自那束刚被摘下鸢尾花的皂角香味窜到了她的鼻腔中。她多想抬起头问一问那位熟悉的过客,问他是否需要一束新鲜的、甚至花瓣上还沾有晨露的、产自皮尔特沃夫本地的鸢尾花。但是当金发的姑娘鼓起勇气开口时,急着回家补觉的警官先生已经从她的视线里溜走了,停留在店铺前的只有阳光投下的树影和鸢尾花的皂角香气。

 

 

02.

人人都知道,罪犯们闻风丧胆的皮城神枪手有个从未被他抓捕到的对手;人人也都知道,那名曾在符文大陆四处作案,却在一年前的某次时间后销声匿迹的大盗在几天前又来到了皮特沃尔夫。

在车间操纵着蒸汽机的工人们,忙里偷闲地议论着,那位名为“乐芙兰之子”的大盗上次究竟偷走了什么东西,才使得他的回归在整个皮城引起了如此巨大的轰动。

“那是去年的事情了。”车间角落的老年技工咳嗽着开了口,一边掰动着操控机器运行的控制杆。“他盗取的是那把属于无双剑姬的蓝钢刺剑,后因为涉嫌谋杀剑姬菲欧娜而被通缉。一年前的皮尔特沃夫,全城贴满那名盗贼的通缉令,但我们愚笨的警局在最后也没能抓住他。”

在满场嘈杂而细碎的讨论声中,忽地传出一阵响亮的笑声。那人大笑过后,用手中的老虎钳敲了一下布满铁锈的老旧机器,试图引起众人的注意。他说道:“你可别瞎说啊,老头子。无双剑姬到现在活跃在决斗场上,前几天还用了你口中那把,被窃取的蓝钢刺剑抹掉了榜单第二的脖子——即便那“乐芙兰之子”是大盗,也不见得能让你随随便便就污蔑吧?”

老人一瞬间有些失语,结结巴巴地强词夺理道:“我……我从未见过有人为罪犯说好话!”

“我只是陈述事实,你哪只耳朵听到我为他说好话?我只是说——他没偷柯昌……菲欧娜的剑,更没杀人,你头皮底下那只年迈到萎缩的大脑怎么就分不清楚呢。”

这突然站出来说话的人便是向人杰。

赏金猎人听闻好友居然要再次光顾皮城,加上前些天收到的来信上说某人也刚将启程前往那里会见下个目标,于是向人杰立刻结束了自己在弗雷尔卓德刚接手的悬赏任务,一路紧赶慢赶来到皮尔特沃夫。他也才到皮城没多久,瞎逛时竟然撞见分不清青红皂白而乱说一通的弱智,喜爱凑热闹的向人杰自然闭不住嘴,只是没想到差点把无双剑姬的真名号暴露了出来。

向人杰见那老头哑口无言,也就没了继续凑热闹的念头,转身就溜出了工厂。他在旧工业区没方向地逛了好一大圈,最后因为实在受不了这些矩形烟囱里排出的污浊气体,才捂着嘴巴逃到商业街道。向人杰在街上看到一面极令他熟悉的酒馆招牌,想起一年前自己就是在这里手下苏汉伟偷来的蓝钢刺剑——只不过那把剑最后又给柯昌宇要回去了。向人杰翻着白眼,在心里碎碎念。苏汉伟后来还臭骂他是个见色忘友的表面兄弟,价值连城的刺剑都舍得还回去。

但是说来也奇怪,苏汉伟这个以前连在百货商店偷双鞋都要放预告耍酷的家伙,这次光临皮城居然没有事先告知全城他的目标是何物?这实在太不“乐芙兰之子”了,向人杰想到。

 

 

03.

年轻的警官在某次下班的路上,再一次地经过了那家花店。只不过金发姑娘这次提前将卷帘门推了上去,所以当陈圣俊走到店铺前时,他眼睛的余光偶然瞥到了店内的那一大束、各色的鸢尾花。

从未当过花店顾客的警官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朝着挂有“正在营业”木牌的玻璃门走去。他轻轻地推开被阳光照得闪烁的店门,注意到了在花架前忙碌的店员小姐。

陈圣俊走向提着灌水壶的金发姑娘,他突然靠近的脚步声吓到了那位正全神贯注对花瓣进行观察的人。后者差点打翻手中的水壶,赶忙抬起头询问:“先生您好,有喜欢的花吗?”

他指着面前一大片鸢尾花中蓝紫色的一丛,于是店员小姐认出那是有着“爱丽丝”这一美丽名字的紫鸢花。她礼貌地告诉头次买花的警官先生它们的价格是多少,而后陈圣俊告请她帮忙用最适合的数量扎一束最好看的蓝紫色鸢尾。

 

“警官先生,你今天的心情格外好……是想出了抓住那名大盗的计划吗?”她挑选出最新鲜的几株蓝紫色的爱丽丝,将它们用浅紫的缎带扎在了一起。一面用手调整花茎的高度,一面侧过头与警官对话。“这些是今天凌晨刚从城郊花田运来的鸢尾花,上面的露水都还没掉,拿回去放在花瓶里,至少可以养一周。”

陈圣俊向她摇摇头,示意方才的那个随口一提的猜测是错误的。

女孩瘪了瘪嘴,用空出来的右手挽了一下掉落在额前的碎发,试图缓解一下这细小的尴尬。她拿起放置在一边的碎花包装纸,问道:“这种颜色可以吗?”

陈圣俊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再次摇了摇头。

“这种?”她换了一张素色的棉花纸。

警官先生咬着嘴唇,在片刻沉默之后开口:“你们店里有没有那种,图案是小熊的纸?”

“小熊?”

“那种玩具熊,眼睛是用纽扣做的那种。”陈圣俊比划着。

“一般……是不会用这样子的纸去包花束的。但是上个月店长的儿子生日,我们用这样的纸为他包装过礼物,应该还有一些剩下——”店员小姐皱着眉头回忆着,“但是先生,它绝对不搭蓝紫色的鸢尾花。您确定吗?”

陈圣俊对她点头,于是店员小姐只好打开抽屉,拿出那卷好久没被用过的玩具熊印花包装纸。

五分钟后,陈圣俊满意地拿着那束有着奇怪包装的六支爱丽丝离开了花店,可金发的店员姑娘依旧感到困惑:

为什么这位警官先生,偏偏要用如此违和的纸来搭配紫鸢花呢?

 

 

04.

现在是皮尔特沃夫的晚上十点整,街道上没有一丝灯火在闪。这个城市不同于夜间活动混乱的祖安,它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早,以至于在这个时间点开始夜巡的陈圣俊,只能在街道上听到机器缓慢工作时发出的齿轮碰撞声。

这个城市良好的治安状况导致了每晚夜巡时必然的无聊。陈圣俊反复走过他所熟悉的每一条街道,皮靴踩在石板路上发出轻悄的摩擦声。在第三次经过市政院厅门口的象牙柱时,他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阵极其诡异的风声,那阵锋利的气流甚至刮下了他别在腰间的那束蓝紫色鸢尾中的几粒花瓣。陈圣俊的脚步慢了下来,同时意识到那股气流也许并不是疾风,而是某位喜爱在夜晚出现的家伙路过时的留下痕迹。

待气流声彻底消失在街道的最远端,一声带着调侃的招呼也传了出来:“陈警官好兴致,夜巡都要带着花。”

戴着兜帽的人在月光下只显现出一个大致的轮廓,他的声音透过面罩传出来,有些许失真。那人紧接着在矮墙上坐了下来,扯下把自己闷坏了了口罩,甩了甩头发。

“好久不见,这送你的。”陈圣俊说道。他抬头看着坐在矮墙上荡着双脚的那人,口中的语气平淡得毫无浪漫因素,仿佛递出的不是花束而是柄寒冷的剑刃。

苏汉伟接过那束鸢尾,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便是格外突兀的包装纸,于是发出一阵笑声。

“你幼不幼稚,拿给小孩包生日礼物的纸包花,脸都丢到诺克萨斯去了。”苏汉伟又仔细看了看了手里这束花的包装,笑着说。

“上面有小熊。”陈圣俊异常认真地回答道,严肃的语气听得苏汉伟直摇头。

坐在墙沿上的怪盗先生把握着花束的收背到身后,弯下了腰,让自己和警官的距离再近了一些。“傻逼。”他同样用认真的语气说道,“你,傻逼。”

陈圣俊抬起眼睛看他:“傻逼是别想抓住我的?”这句话让苏汉伟感到格外耳熟,分明就是一年前某怪盗炸了颗闪光弹从警察局逃跑后,往亏本留下的巨大熊玩偶身上粘贴着的字条上的内容。

于是苏汉伟想起了那只贵死了的熊玩偶。它比平常作案后丢下的普通大小玩偶要大上几倍,自然价格也要翻倍。向人杰那个畜生竟然还把蓝钢刺剑还了回去,直接导致自己没捞到丝毫油水,反倒赔了几个用于购买大号玩具熊的金币。

苏汉伟越想越气,索性把脾气发到陈圣俊身上,从嘴巴里蹦出来的话都有些不讲道理起来:“你这个傻逼的记忆力可真好,多久前的话都能记得。说来你们皮尔特沃夫也真是无聊,连博物馆里也没什么亮晶晶的好看石头——剑姬小姐什么时候再出现一次啊,她的那把刺剑我还有点兴趣。”

“苏汉伟,无双剑姬不是女的,我们很早就在信里聊过了。”陈圣俊哭笑不得。苏汉伟是知道剑姬的真实身份的,但是总喜欢反复地把这个玩笑提到台面上。

“我当然知道啊,你说过的嘛——‘剑姬是我的一名朋友,我借他的蓝钢刺剑是想要抓住你’?陈圣俊警官,套路很深啊。”

“过奖?”

“天啊陈圣俊,你要进化成比向二狗更不要脸皮的物种了吗?”苏汉伟总算从矮墙上跳了下来,现在他得抬起脖子和人讲话了。

陈圣俊只是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像苏汉伟想象中那样回击自己的调侃。

怪盗无趣地瘪了瘪嘴巴,小声嘀咕道:“没意思,整个符文大陆都找不出一个比你更无聊的人了。”

神枪手警官把他的步枪撑在了地板上,看向鼓着腮帮子的怪盗。他在脸颊上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开口道:“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你回到皮城的原因呢。博物馆里没有用红宝石和园粒金刚石穿成的项链,那把你念念不忘的刺剑也是不可能再被你轻易取到了——那么,乐芙兰之子为什么要再次光临皮尔特沃夫?”

在很长一段沉默之后,苏汉伟才开始说话。他说:“弗雷尔卓德雪山洞穴中的雪神雕像很贵,德玛西亚审判院穹顶上镶的钻石很贵,艾欧尼亚金库里的珍珠刃也很贵。”

他突然顿了顿,而后歪着头对陈圣俊笑笑:

“而符文大陆最无聊的人,很稀有。”

 

 

05.

皮城日报的编辑部突然热闹了起来。

首先是警局的凯特琳女士给他们打来了电话,说自己的某名手下已经缺勤了三次夜巡,并且自己无论如何也联系不到那位警官,希望能在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

再是在某个清晨,数以百计的皮城居民拿着一张写着同样内容的矩形小纸片冲进了编辑部。他们一致说,这张纸片落在了他们家门口的石阶上,同时自家的门上被用白色的粉笔,画了一个极为抽象的小熊图案。

 

06.

各位皮尔特沃夫的居民们,你们好:

 

我在此郑重地通知各位,本人已经于上星期的某一晚上,窃走了你们城市警局大名鼎鼎的神枪手警官。

希望你们在脱离这位低能警官的治理后,能收获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环境。

 

(扔不起那么多的玩具熊,就给你们在门上画个熊吧)

 

乐芙兰之子 敬上

 

 

END


一些照例的碎碎念:

想了很久,不是选手设定的陈圣俊没了他标志性的语言特征,那要如何才能做到不ooc……写到最后好像也没把老王的感觉写出来,遍地走的ooc都是我的。(

非常喜欢这个和联盟背景结合的设定了,但是那么有意思的一个设定给我写得好无聊啊哈哈哈,我们光的原文比我好看一万倍><


溜去看腿哥直播了!

评论 ( 12 )
热度 ( 59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电竞同人存档06舅夜|《皮尔特沃夫的鸢尾花》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