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舅夜】美栗烤全鸡

美栗烤全鸡

 

Mystic/xiye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我也很想吃金色魔栗大礼盒,但是学校的肯德基附近没得卖。(叹气)

2k5一个短打送给大家,感恩节快乐!

召唤楚楚老师——我好勤奋了! @柑橘楚  


-

看到微信提示的时候,柯昌宇差点吓得把手机扔地上。不是消息内容太过于惊悚,而是他从未想到对方的这个微信号居然还在使用。

这个“对方”是在指陈圣俊,他们队百年不开一次微信的韩援adc。柯昌宇确实记得自己的好友列表里有包括陈圣俊在内的三名韩国队友,但这三人中也只有尹景燮发朋友圈动态的频率比较正常,南东贤偶尔在群里说个话,而陈圣俊,大家都怀疑他是不是把这个通讯软件拖到了最不常用的一个文件夹里。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百年不上一次他积了灰微信号的陈圣俊,在这个十一月中旬的晚上,给刚训练完的柯昌宇发了一条,由七个汉字和两个标点符号组成的消息:

腿哥,有肯德基吗?

按理来说,柯昌宇应该点名表扬陈圣俊此次没有出现错别字,但这条看上去无比正确的短消息,却让柯昌宇头大——他到底是想问有没有肯德基这个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开始补直播时间之前,柯昌宇在黑色的显示屏前呆坐了一会儿,然后在键盘上给陈圣俊敲了一段话,回复了过去。

你是想问基地附近有没有肯德基?

把手机放回鼠标垫旁边后,柯昌宇赶忙开始同前几天一样争分夺秒地补起了直播,陈圣俊的消息便是在他等待对局的时候回复过来的。

不是,基地这里过去会冰。你们那里有没有?

身为中国人的柯昌宇,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即便他看得懂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他也没法理解陈圣俊那句“过去会冰”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唯一能确定的是,陈圣俊应该问的他们集训这边有没有肯德基。但柯昌宇转念又想,陈圣俊这人在宝山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要问他们这里的事?

无论如何,柯昌宇还是问了一句“有人知道这边附近有肯德基吗”,坐在他旁边的刘世宇玩着手机,顺口接了话:“出去走五分钟有个购物中心,一楼就是肯德基。”

有的,离我们这里还很近。柯昌宇回复道,打完字的一刻对局也找到了,于是他再次把手机下扣着放到一边,握着鼠标点了“确认”。

 

苏汉伟被队友气到跑到一区玩了一把,艾欧尼亚一局游后又给重新气回了峡谷之巅。一边的田野看他萎靡不振的样子,随口关心了下:“怎么回事,兄弟!不能丧,心态要佛起来啊。”

“难受,连跪了,换区转运都没用……”苏汉伟嘀嘀咕咕。

“兮夜喂,学学你队长957,他也跪了一晚上吧?心态比你好多了。”不需要补直播使劲的刘世宇今天索性不当人,闲得玩了一晚上单机小游戏,顺便在其他选手的座位后东窜西窜。这时候脑袋凑到柯昌宇的屏幕面前,皱着眉头说:“……这把怕是又要凉凉啊,腿哥。”

“……也赢了一把的。”柯昌宇笑着解释。

“孤儿之巅真的不行。”刘世宇痛心疾首地摇头。

苏汉伟哀叹一声,整个人瘫在椅子的靠背上:“真的孤儿之巅啊——难受!要吃栗子鸡!难受!”

“栗子炖鸡?要不我们点外卖吧。”田野知道苏汉伟在变相说自己肚子饿,于是接过话,符合了一声。

“板栗炒鸡块吧,加辣超好吃。”刘世宇边说边打了一个响亮的嗝。

“不是板栗炖鸡也不是炒鸡块,是那个栗子鸡。”苏汉伟继续嘟囔着,“看上去超好吃的栗子鸡,去年就没吃到。”

训练室里一群人只觉得这小孩莫名其妙,谁都不知道苏汉伟在说什么。与此同时,柯昌宇又输掉一把兰博,窥屏的刘世宇建议他去一区打一把转转运,而他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

好的,知道了,谢谢腿哥。

柯昌宇依旧一头雾水,他发现今天自己队的双c讲话都非常奇怪,但转念一想,可能等这两个人待在一起了,就能互相理解对方说的是什么吧。

“那夜宵点上次的那个炸排骨吧,兮夜你吃不吃。”田野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

“不吃。”

“吃不吃?”田野难以置信。

“不吃啊,你们点。”苏汉伟的语气平平淡淡,根本没有前几天点夜宵时的那种兴奋,以至于田野在心里惊恐地想到,怎么回事,这人真的输得佛到要绝食了吗?


晚上十一点十分,柯昌宇实现了他今晚rank的五连跪。其中包括三把下路直接被对面打穿,一把优势极大但是ad和打野双双掉线,一把他实在害怕于是选了ad位,结果辅助风女的大全场只交过一次。难受是真的难受,于是柯昌宇难受地走出了训练室,打算去窗口吹个冷风顺便点只烟。

站在窗边的一时间,柯昌宇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的踢踏声。他转过头,发现是苏汉伟也溜出来了。

“怎么,你也出来调整心态吗?”柯昌宇把走廊的玻璃窗拉开一条缝。

苏汉伟被灌进来的冷风激得一抖,缩了缩脖子,然后回答道:“差不多吧,我在直播间请了假的。”

“混时间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啊。”

“彼此彼此啦,腿哥。”尽管走廊的灯比较暗,但柯昌宇想,苏汉伟这时应该是挤出了一个非常皮的笑容。

苏汉伟在打完招呼后便风一样地冲下楼梯,柯昌宇仍旧感觉这小孩今天表现不正常。大约也是被初冬的冷风吹昏了头,柯昌宇一瞬间居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对,已经不存在什么“大胆地想法”了,因为在那个念头冒出来的下一秒,他看到楼下蹦跳着跑出一顶蘑菇头,在一阵和方才相同的踢踏的脚步声中,跑向街边拐角处的路灯。

不会吧,柯昌宇简直要哭笑不得。

他带上眼睛后的视力蛮好,看得清路灯下站着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之前给他发微信的陈圣俊。那人裹着在橘色灯光下被照成暖黄的围巾,靠着路灯杆低头看手机,左手臂环着一只牛皮纸袋;柯昌宇还看到,陈圣俊在苏汉伟跑出去的一刻抬起了头,发着光的手机荧幕也顺势滑进了口袋中。

不会吧!柯昌宇真的要哭笑不得了。

 

最后,柯昌宇还是选择关上窗户。一是这风真的有点冷,二是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冰冷又难过得夜晚听到接下来的对话了,一点也不。

 

END(?)

 

“来的好晚啊,我都要饿死了!”

“外面冷,酸伟。为什么,不一起上去?”

“……他们一群人很吵的,而且会把东西都抢光。”

“哦。”

“那个栗子鸡大礼包这么小的吗?”

“我去了肯德基,他们说,要提前约定……提前预定。没有买到,腿哥也不回我消息,我又去别的地方给你买了东西。”

“我的栗子鸡……难受。”

“有糖炒板栗和鸡排,也是栗子鸡!”

“栗子鸡……”

“五斤炒板栗,酸伟别难受。”

“我靠你疯了吧买那么多??”

 

柯昌宇回到训练室的时候,迎面而来的便是刘世宇巨大的笑声,之后才知道是田野手抖点到ad位,却心一横地拿了克格莫说要秀,结果整盘比赛都在疯狂被动。

苏汉伟还没有回来,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挂着“请一会儿假”的字幕,于是柯昌宇索性也决定再混一会儿时间,拿出手机想看看微博小号的首页有什么更新。

按下解锁键后,屏幕上赫然是连着好几条的微信消息提醒。柯昌宇皱着眉头解锁屏幕,一大堆来自陈圣俊的文字气泡就跳了出来:

腿哥我找不到啊。

啊,找到了。

怎么办,腿哥,他们好像不知道我要买什么。

……说是不能买了。

怎么办,兮夜说他要吃那个板栗鸡……

柯昌宇真是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敢情苏汉伟一直念叨的“板栗鸡”是肯德基一直很网红的栗子烤鸡吗?下一秒,苏汉伟被冻到发红的一张脸就从门口探了出来。他边呼出白色雾气边说:“你们要吃好多的糖炒板栗吗?还暖着的。”

 

二零一七年的感恩节,柯昌宇坐在电脑桌前剥板栗,他觉得今天过的还算可以,至少冬夜里的炒板栗,的确挺好吃的。

 

 

END!


感恩节快乐!今天我没吃到美栗烤全鸡,也没吃到糖炒板栗……但是校门口的烤红薯很好吃!旺仔牛奶也好喝><

评论 ( 23 )
热度 ( 192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