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舅夜/康7】掷出6点才能出门

掷出6点才能出门

 

Mystic/xiye

Condi/957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听说tag里的小姐妹们最近很丧(?)那就来一盘惊险刺激的飞行棋吧! 

投喂我楚老师! @柑橘楚 


-

某人突发奇想要玩飞行棋,于是陈圣俊很不情愿地被他从房间拉到休息室。两个人只能占棋盘上的两个颜色,所以某人又灵机一动敲开了向人杰的房间门,死缠烂打外加威逼利诱扯了他和同房间的柯昌宇下楼。

 

“所以。”苏汉伟清清嗓子,在海绵垫上盘腿坐了下来,还顺手把原先抱着的玩偶熊搁在一边。“我是红飞机,陈圣俊是蓝的,委屈一下腿哥只能要黄色飞机,因为我们要把最特别的绿色让给皮皮虾向人杰。”

发言者苏汉伟一脸正经地拿出骰子放在棋盘中间;听不懂梗的陈圣俊索性选择研究塑料旗子;柯昌宇低着头看手机,从他微微颤抖的肩膀能看出这人憋笑憋得很辛苦;而作为被针对的当事人,向人杰现在脸上的表情很臭。

“提问,为什么要把最特别的颜色给我?”向人杰举手,选择与苏姓强权政治家对刚。

“没为什么,只是觉得你向二狗仿佛二十一年前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降落于人间后变成了骨骼最清奇的那个娃,喝过古拉斯加最烈的酒,抢过召唤师峡谷里最猛的大龙。综上所述,向人杰,绿色最适合你了。”

柯昌宇的肩膀抖得更厉害了。


苏汉伟没给向人杰任何反驳的机会,在向人杰直着脖子还想挣扎着反抗之际开口:“我和陈圣俊一队,你俩一队,到时候看哪边最先走完棋。”

陈圣俊用力点脑袋:酸伟说的都对。

“然后,只有前门没有后门,甩出5点出后门这种耍赖的操作不存在的。”苏汉伟不忘在“耍赖”这个词上加重音,还极为针对地斜眼看了一眼向人杰。

“凭啥啊!”赖皮大王向二狗果真有意见,于是再度举手。

“腿哥你管管他!”苏汉伟是真的不想骂向人杰,跟这种人理论简直就是浪费口舌,于是朝柯昌宇投去一个极度委屈的眼神。“连玩飞行棋都想搞后门——向二狗我求求你做个人吧!”

陈圣俊边把手里玩腻的蓝色棋子放回去边点头:酸伟说得很对,向二狗是应该做个人了。

“小伟你这很不讲道理,我从小到大玩的都是5点出后门6点出前门的版本……骚逼别点头了!你韩国有没有5点出后门的规矩我不知道,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肯定有!”向人杰吊着眉毛瞪了陈圣俊一眼,据理力争,重音加在那个莫名其妙讲了七个字的国名上。

“腿哥!”苏汉伟大喊,手上的布朗熊砸在海绵垫上啪啪作响。

柯昌宇的笑还没憋回去,赶忙故作镇定地推了推眼镜。他定神分析目前场上的局势:中单和打野剑拔弩张,各执一词且不饶对方,ADC貌似在神游实则边缘OB,默默用眼神威慑打野选手。显而易见,向选手的胜算不可能敌过双c,而至于自己这个tp究竟应该交去支援哪边……

“5点出后门是为了缩短游戏时间,对吧?”柯昌宇以中立态度开启发言。

“是!”向人杰赶忙抱紧大腿。

“……但是我们时间也挺够的,何况向二狗你本身运气就不差,出6点的可能性挺高的啊。”柯昌宇表面上对向人杰进行暗示,实则已经传送到其身后断掉逃跑路线,配合着双c脸上不怀好意的微笑,完美结束3v1的此次战斗。

向人杰内心千万句妈卖批没地方说,只好用不敢相信的眼神去质问柯昌宇。后者经不住压力,苦笑着耸了耸肩——向人杰知道柯昌宇这动作是在表达什么:苏汉伟还是小孩,让一下他。

向人杰现在的内心是有亿万句妈卖批了。

这凭啥啊?他向人杰也就只比某人大了一岁好不啦?

“剪刀石头布,赢的人先掷骰子,然后顺时针轮过去?”柯昌宇试图缓解尴尬气氛,接过了苏汉伟的指挥角色。“我数三二一,大家一起出哈。”

苏汉伟捏着布朗熊的两只手臂,点头表示同意。

“三、二、一……”柯昌宇倒数着,同时偷瞄一眼坐在右边的向人杰,后者显然还是在对“5点不能出家门”这一规则闷闷不乐。二十四岁的柯选手在心里叹气:这些小孩,一个两个怎么脾气都这么大。

向人杰闭着眼睛出了拳头,等睁眼的一刻,他觉得腿哥说得实在太对了——摊在海绵垫上的四只手里,除他以外用食指和中指比了个剪刀——以他向人杰今天早上连胜五把排位这种好到爆棚的运气,玩飞行棋又怎么会输给一个骚逼和抠逼。

心态很容易调整好的向人杰,突然没心没肺地挤起眼睛,对着苏汉伟和陈圣俊笑了起来:“你们两个今天连家都出不去。”

正在争抢布朗熊归属权的红棋蓝棋两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事实证明,向人杰今天的运气真的很好,好得让最先开始提议玩飞行棋的苏汉伟都有些郁闷。

在先前的猜拳环节中出了石头的向人杰第一个投出了色子,游戏开始。小巧的白色立方体从他的手掌间落到毛毡制的飞行棋盘上,原地打转了一会儿后滚动到柯昌宇的面前。所有人的不自觉地将身体向前倾去,眼神定格在骰子上端的点数——

“六点!”向人杰兴奋的将双手举过头顶,大声喊道“看到没有苏汉伟!老子不需要出后门,还能他妈的再甩一次!”

苏汉伟翻白眼:“向二狗闭嘴吧,就一个六点,瞧把你能的。”

陈圣俊成功抢过苏汉伟手里的小熊,拎着布朗熊的毛茸茸手臂,对向人杰做出开枪的动作,嘴上还不忘配音子弹发射的“咻咻”声。

向人杰没好气地朝两个人比了个中指,选择性地忽略掉苏汉伟发出的那声极大的“啧”,伸手去捡骰子而后再次将它掷出。

“两点,相同颜色再跳四格——苏汉伟,你别连这个规则都要禁哈——这局肯定我第一个走完!否则今晚夜宵我请!”

“请啥,鱼翅粥好吗?”苏汉伟本性显露。

“螃蟹粥或者黄鱼面吧,这个季节螃蟹和黄鱼都贵。”柯昌宇随口一接。

向人杰惊得眉毛吊到发际线:“腿哥你也?”

柯昌宇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笑着把滚到自己脚边的骰子扔给了正对面的陈圣俊。陈选手用举着的玩偶熊撞了一下骰子。立方块在毛毡垫上摇摇晃晃了几步,最后慢悠悠地显示出两排并列的三个黑点。

“再来一次。”掷出六点的人十分平静,拿起骰子后又甩出一个四点,随后稳稳地将蓝色棋子落在拐角处的黄格上。“前进,四步。”

苏汉伟吹了个口哨,对向人杰投去怜悯的目光:怎么办向二狗,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能开把甩到六吗?

向人杰只觉得苏汉伟这个小孩,有时候是真的该打。但是打人太不切实际了,一边有腿哥管着又有陈圣俊瞪着,于是向人杰在心里默默祝福苏汉伟一辈子都别甩到六……最好还是疯狂出五点,让他理解那“一点”的差距是多么的令人崩溃。


玩到第五轮的时候,苏汉伟果然开始后悔了。一后悔自己有事没事居然想玩飞行棋这么挑战膀胱的游戏,二后悔自己装逼不同意向人杰那所谓的“五点出后门”规矩。坚持必须甩六点才能开始走棋的苏汉伟,已经连续甩了四个五点了。

第一轮甩出五点的时候,向人杰“噗嗤”地小笑了一声,苏汉伟听到后还给他一个白眼。

第二轮甩出五点的时候,向人杰欠扁地对苏汉伟摇着头。

第三轮,依旧是五点,依旧是欠出银河系的向人杰对他无奈耸肩。

第四轮的掷骰子之前,苏汉伟虔诚到就差没双手合十默念“天灵灵地灵灵,给我个六行不行”了,然而骰子一甩出去,显示的还是非常无情的红色五点。向人杰爆发出一阵巨大的笑声,随后理所当然地被苏汉伟口头谩骂,被陈圣俊眼神警告,而柯昌宇仅仅是调侃着说了一句“向人杰,你开始了”。

纵观场上局势,真的只有他苏汉伟一子未出家门,这简直就是无形的羞辱!苏汉伟在心底愤怒了,到底是何方力量使得他连着掷出四次五点?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捏着骰子的那只手紧握成拳,在默念“给我个六行不行”的同时奋力一掷。

“六点!”

“酸伟再骰一次!”被陈圣俊捏着手臂的布朗熊鼓起了掌,“再骰一次还是六点!”

苏汉伟稳住心态,先把那颗好不容易才出家门的幸运棋子放置在空白格,然后捡起那颗六点朝上的骰子,轻轻地将它往毛毡垫上一滚。

“六……六点!”

苏汉伟目瞪口呆,陈圣俊协同布朗熊倾力鼓掌,向人杰同样目瞪口呆,柯昌宇则用食指推了一下镜架。

连续掷出两个六点,这意味着苏汉伟能有两架飞机叠在一起一同前进。向人杰在目瞪口呆的同时,感到自己背后有冷汗在顺着毛背心滑落。他刚好有一颗棋在红方机场空白格前三步,这时候要是苏汉伟掷出一个三点,搞不好自己这颗棋子要被吃回家——但这种情况必须要建立在“能吃对手棋子”这一规矩上。既然苏汉伟连五点出后门都不让,那么这种加倍阴人并且能够拖延时长的规则更不应该存在才对。这么一想,向人杰突然就轻松了起来。

“三点——向二狗滚回家去!”

苏汉伟的声音像大白天打的雷,再一次劈醒了向人杰。

“凭毛??”眼睁睁看着自己棋子被送回机场的人暴起了。

“凭我两架飞机你一架,我能吃你,垃圾。”苏汉伟朝他吐舌头。

“五点都不能出门,两架飞机却能吃一架飞机吗?”向人杰觉得自己天灵盖正在隐隐作痛。

“是的呀。”苏汉伟对自己的回答十分满意。


游戏开始二十分钟后,棋盘上战况非常惨烈。

向人杰先后有两架单层飞机被苏汉伟和陈圣俊的双层飞机吃回家,仅有一架飞机成功到达终点。

苏汉伟的最后一墩双层红色飞机谁也不怕,只差在棋盘上横着走,但碍于“苏汉伟你再吃我子,下星期娱乐赛我就只抓你一个,抓爆你中路”这句分明是向二狗急得跳墙的鬼话,只好放过在场上另一颗落单的绿色棋子。

至于陈圣俊,他的运气适中,断断续续总是把四次六点投出来了,先前那架吃掉向二狗一子的合体飞机已经顺利飞回机场,也只剩下两颗棋子在场上游荡。

“腿哥,轮到你骰了。”苏汉伟看到柯昌宇没去捡色子,用布朗熊拍拍他的肩膀做了提醒。

“啊?”柯昌宇抬起头,表情有些惊讶。

苏汉伟看他手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光,显然是在开小差刷微博。“我走好了,该你了。”他再次提醒道。

“可我走完了啊?”柯昌宇说,面前摆着四只背面朝上的棋子。

这句话一讲出来,剩下的三个人中直接傻掉了两个,最后一个则是是不知道在此时该做出何种表情。向人杰理应高兴,毕竟腿哥是自己的队友,腿哥走完棋子就意味着他们赢下这盘飞行棋的可能性很大。但另一方面,他向人杰好像说过——

“啊哈向二狗!鱼翅粥!”苏汉伟一下子跳了起来,激动得把布朗熊都甩到了陈圣俊身上。

“夜宵夜宵~”陈圣俊毫无怨言地接过那只惨兮兮的玩偶,满意的表情仿佛已经闻到热乎的粥香。

向人杰觉得自己的天灵盖隐隐作痛,脑子里刮了三秒的风暴,然后想出来一句非常假的借口,垂死挣扎道:“腿哥和我一队,所以四舍五入也是我先……”

话没说完,苏汉伟就从陈圣俊手里抓过玩偶,直直命中向人杰那张被本人踩到脚底下的脸皮。苏老板一副替天行道的模样,插着腰仿佛自己身高一米八:“向人杰你要点脸,打游戏时的锅给谁都不给腿哥,这时候就敢扣了?”

“向人杰,狗。”陈圣俊点头。

“……”向人杰深知自己争不过这两个人,于是向柯昌宇投去求助的目光。

“别鱼翅粥了。”向人杰听到这句话时,眼泪差点哗啦啦地流下来,心想柯昌宇果然还是自己喜欢着的那个善良的模样。

“吃黄鱼面,我刚已经拿向人杰手机点好了。”柯昌宇接着说。

向人杰一瞬间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苏汉伟这才意识到,原来刚刚腿哥低着头看手机,不是玩微博而是点外卖啊。

 

至于后来,这把飞行棋在等待外卖送到的时间中结束,心态崩掉的向二狗毫无悬念地成了最后一名。由于某组织者忘了开局前曾说过判定输赢的准则,再加之四人名次的特殊性,秉持着“公正第一”信念的苏汉伟同学,在思考了半分钟后也没能想好到底应该算哪一边赢。于是最终结果便不了了之,清场过后,也只有向人杰手机里的银行卡扣费短信证明了这么一场比赛曾存在过。

以及,苏汉伟发现黄鱼面真的很好吃,他还把陈圣俊的那碗抢来吃了一半。



END


图图跟我说,很想看玩飞行棋时候兮夜会想些什么,于是我就脑子一热写了这个有关飞行棋的沙雕文。事实上完全偏题,全文根本没有注重“兮夜在想什么”。关于cp,没有特别甜啦,多的还是一些相处的互动,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另外,我也好想回温州吃黄鱼面啊。

评论 ( 11 )
热度 ( 46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电竞同人存档04康7/舅夜|《掷出6点才能出门》
  2. 柑橘楚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我唱情歌给你听
    我们内老师👋👋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