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舅7】乌龙奶茶7分甜

乌龙奶茶7分甜

 

Mystic/957

电竞圈第二次试水,ooc依然肯定存在。争当tag第一人。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BGM:脸红的思春期-You(=I)

 

一个在写的时候很想去喝一点点的故事。乌龙奶茶加珍珠去冰正常甜!

两千字短打练手,召唤我的舅7队友 @蝴蝶灯笼 

 

Ps.觉得没法分章节,但又想分章节,只好加粗一句话来分章节。读的时候和下一行连在一起读就好!

 

 

-

猜拳的第三轮里,

柯昌宇成了那个在最后时刻选择出剪刀跟向人杰的石头撞的倒霉蛋。于是,按照大家最开始约定好的——谁输谁请客,请共和新路的一点点奶茶——他理所当然地被队员们使唤出去买奶茶。

 

“腿哥,我要喝冰淇淋红茶!大杯的!”苏汉伟穿着拖鞋,一路踢踢踏踏地跑到柯昌宇旁边。正在桌面上找手机的柯昌宇抖了一下,然后侧过头友好地对一身短袖和大裤衩的苏汉伟微笑。

“十七块。”他保持着微笑,用颤抖的右手抓起手机,把它放进了卫衣的口袋里。

苏汉伟继续对他笑嘻嘻,然后左手的食指碰碰大拇指比了个手势:“要三杯。”

柯昌宇皱眉头:“四个人喝三杯?”

“陈圣俊没喝过冰淇淋红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苏汉伟指指坐在自己位置旁边的人,继续说,“我和Ben已经很努力地跟他解释过了,但他好像还是没懂,也没有索性跟我们一样的念头。”

柯昌宇顺着苏汉伟的手指头看过去。他们的下路双人组低着头,一言不发地面对面坐着;向人杰显然是抢了别人的转椅,大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划手机屏幕——这个傻逼是很开心的,柯昌宇在心里念叨,这向二狗离去买奶茶也就是差那最后一把的石头和剪刀。要是第三轮是布和石头,那他柯昌宇现在也能坐在转椅上刷手机屏幕。

一边的陈圣俊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从与南东炫互相对视对方鞋子的发呆游戏中回过神来。但他还是弓着背,两腿并在一起摆来摆去,只是歪过了头。

柯昌宇觉得,在陈圣俊抬眼的一瞬间,自己和他的眼神恰好无缝对接上了,仿佛陈圣俊就是要直视自己的眼睛,而他也在那一刻选择了注视陈圣俊。柯昌宇看到一个貌似非常困倦的陈圣俊眯起了眼睛,此时他便猜测陈圣俊是要笑了——在鼻翼轻轻抽动了一下过后,果不其然地,陈圣俊眼角的笑尾纹也在同一时间浮了出来。

以上在他眼中出现的一切画面,都是在“陈圣俊正在注视着柯昌宇”这个极其诡异的前提下诞生的。柯昌宇觉得这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但他没选择去多想。他只是在将眼镜推上鼻骨后,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要不要你和我一起去?”

之所以是“象征性问题”,是因为在柯昌宇的脑内设想中,七月底的酷暑和午后的慵懒绝对会使陈圣俊拒绝自己的提议。但他完全没想到陈圣俊会站起来说一声“好”——这分明是那个概率低达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柯昌宇没能想明白。手机里的天气预报说现在的室外温度是三十五度,训练室的空调都吹不散盘旋在天花板边缘的热气团。所以说,陈圣俊为什么不乖乖待在屋里等他十七块一杯的冰淇淋红茶?

 

 

共和新路的柏油路面烫得像能煎鸡蛋的八十度的平底锅,

四周的气温高得柯昌宇怀疑自己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是诈骗软件。现在是自己鼻尖上的汗流到唇珠上的第四次了,他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同时合理猜测——等他提着那三杯冰淇淋红茶回到训练室时,沉在杯底的香草冰淇淋早就以流体的形式散布了在阿萨姆的各处。

“你太聪明了,就不应该和那三个人一起贪心。”柯昌宇伸手抹了一指头鬓角的汗,碎碎念的的同时倒是没往边上的陈圣俊看一眼。“还大杯……他妈的,请他们喝六百毫升奶油和红茶混合物。”

“腿哥,喝什么?”

柯昌宇心里咯噔一声,他可从没想过陈圣俊会开口,这突然的一句话差点吓得他脚步错乱到顺拐。

“我?我还没想过……”柯昌宇都记不得自己上一次去一点点喝奶茶是什么时候了。是今年春季赛后的休息期,还是去年圣诞节?但总之,那两个时间点都蛮冷的,柯昌宇不习惯在冬天喝冰饮,更不喜欢在夏天喝热饮——绝对不行,甚至是常温都不行。所以当陈圣俊在三十五度的夏天问自己想喝什么的时候,他应该回答什么?柯昌宇思考着。

 

“去冰。”当他们沉默的路程总算要延伸到奶茶店的门前时,他开口了。柯昌宇发誓,自己是经过了认真的思考才来回答陈圣俊的那个随口一讲的问题。

“嗯……七分甜。”

“四季奶青或者焦糖……算了,还是乌龙奶茶吧。”柯昌宇继续说道,现在他偏过头看着陈圣俊了。

“乌、龙、奶、茶,好喝。”他极其认真地、一字一顿地念着那个词。

“然后加波霸和仙草。”

陈圣俊眨眨眼睛,试图复述柯昌宇刚刚说过的所有话:“去冰,乌农奶茶,波霸仙草?”

“七分甜!”柯昌宇对他笑。他们现在就快走进店了。

“七分甜……九五七的‘七’?”陈圣俊看着柯昌宇笑着点头,又眨了一下眼睛。他接着说,“我和九五七,喝一样的。”

 

 

“仙草是什么味道的?”

拎着袋子的陈圣俊想了一下,想出来三个形容词:不很甜、凉的、苦。

柯昌宇听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这逻辑不对了。他本想告诉陈圣俊,“凉”不是用来形容味道的,“不很甜”和“苦”有互相包含关系,但在等到嘴里的仙草被他咽下去之后,这句话也就跟着那一大块黑色的果冻一起不见了。

“奶茶,也不狠甜。”陈圣俊咬着吸管,含糊地说。

柯昌宇点点头。乌龙茶本来就是苦的,更何况他们选的还是七分甜,他对甜度要求不高,但陈圣俊或许是喜欢吃甜食的。柯昌宇在心里想,下次可以带他去喝都可的椰果奶茶,那个绝对是甜腻得非常过头了。

“这个东西,圆的……好吃!”

陈圣俊眯着眼睛,满意地翘起嘴角——柯昌宇一时觉得这人很像长牙期的小朋友,总想抓点什么软乎乎的东西来咬一咬。

 

“不很甜。”长牙期的小朋友有个全队都知道的坏毛病,就是总喜欢重复说一句话。柯昌宇在队麦里听过无数次小朋友一人份的碎碎念,有时候忘词结巴了,他也会笑着提醒一下。

陈圣俊应该是又喝了一大口奶茶,因为柯昌宇听到了一串气泡的咕噜声。紧跟着那串渐渐飘进空中的咕噜声里,柯昌宇听到了一句悄悄话,一句差点在八十度的煎蛋锅上被蒸发掉的、在闷热气流中被吹散的悄悄话。

 

长牙期的小朋友在气泡的咕噜声中说:

“但是柯昌宇很甜的。”

 

 

Fin.


接下来是我的碎碎念!

1.为什么写舅7

明明是灯灯最先开始的拉郎,不知道为何我先写了出来(写着开心!接下来递笔给灯灯,请灯灯写舅7!

两位真的是很可爱了!麦克疯里的那段(“我可以poke他,璐璐给我技能我可以……”“你可以装逼。”“我可以装逼,我可以装逼吗!”)真的是笑爆!

2.为什么要喝奶茶,还是一点点


(然后我今天早上真的去感受了一下乌龙奶茶加仙草波霸七分甜去冰)


完全亲身经历……真的不甜,一点不甜,没有柯昌宇甜(

3.然后这个bgm我是今天凌晨找到的……居然给我单曲循环了118次!

碎碎念结束!OVER!


评论 ( 8 )
热度 ( 30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电竞同人存档02舅7|《乌龙奶茶7分甜》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