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舅夜】榴莲酥太甜了你知道吧?

榴莲酥太甜了你知道吧?

 

Mystic/xiye

电竞圈第一次试手,ooc是十分多的,非常抱歉。勿上升真人。也不知道禁啥……国际三禁(?)

BGM:乐童音乐家-I Love You/ LauraShigihara-Faster

 

两个没头脑互相暗恋的故事❤

试图拉楚楚老师一起嗑梦醒时分cp,于是投喂 @柑橘楚 

 

 -

01.

苏汉伟在自己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包榴莲酥。

 

他不知道这东西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儿的,但一定是在他离开训练室的这段时间。他记得自己在十一点过一刻就出了训练室的门,开门的时候似乎在思考待会儿是买台湾大鸡排还是烤肉饭,然后他好像想起上次点的烤肉饭胡椒味太重、那家店的鸡排裹的面粉太多肉太少……总之,苏汉伟很确定在自己同时思考了这么多件事情的情况下,他根本不会在离开前注意自己的桌面。

午饭点后的的训练室很空,只坐着正与雪糕外包装纸斗智斗勇的柯昌宇,苏汉伟选择向他求助,于是喊了一声“腿哥”便走上去。当苏汉伟看到柯昌宇双手间那张包装纸时,他买意识到柯昌宇了街对面小卖部里最难吃的一个口味。

陈圣俊去年买过这个味道的,特别难吃。苏汉伟想。

“腿哥,你有看到谁动过我桌子吗?”

柯昌宇在抬头的一瞬间终于撕开了包装纸,但是他过大的动作幅度让里面的牛奶色雪球整个滚到了地板上。

“啊——”柯昌宇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个此刻在米色地板上孤零零的雪糕球上。在用了满是可惜的眼神注视了雪糕球五秒,并同时使劲揉搓了拿张本来就皱巴巴的包装纸五秒后,柯昌宇才把头转向苏汉伟。“兮夜,帮我拿张纸巾来好吗。”

“你这个雪糕很难吃的,腿哥。别难过。”

“嗯?”柯昌宇歪头看他。

“陈圣俊去年在对面小卖部买过这个,吃一口就扔了。”

“那我还是要面巾纸,不然它要摊在地上了……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

苏汉伟从不知道是谁桌上的纸巾盒里给他抽了三张清风,递过去的时候瞪了瞪眼睛:“你没有听到吗?”

“我雪糕掉了啊。花了我五块钱哎。”

“……这么难吃的雪糕卖五块钱,今年它工厂就倒闭。”苏汉伟翻白眼。

“你对它意见怎么这么大。”柯昌宇弯下腰擦地板。他用纸巾盖住了手掌去抓地上的那摊已经融化了一些的雪糕球,接着皱起眉头啧了一声。

苏汉伟的白眼继续翻着:“去年它还卖四块五,陈圣俊用的还是我的紫色毛爷爷。”

柯昌宇板着脸把那团纸巾扔进垃圾桶,侧过头看苏汉伟。他先用右手腕推了推眼镜架,接着极不自然地将它攥成拳状;而在感受到一阵反胃的黏糊感后,柯昌宇最终选择待会去卫生间洗个手。但是他总得先回答苏老板之前的问题。

“你刚刚问我什么?”

苏汉伟听到这句话简直想打人,敢情这柯昌宇听力和视力一样差?

“这个榴莲酥,”他抓着那个黄白色的包装袋在柯昌宇眼前晃了晃,后者那双藏在厚重镜片后的眼珠子也跟着苏汉伟的手晃。苏汉伟有一瞬间居然觉得这样逗腿哥还蛮好玩,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来问问题的。“你知道是谁放我桌上的吗,腿哥?”

柯昌宇摇摇头:“我来的时候训练室没人的,然后你就来了。”

“然后呢?”小孩好奇的眼睛瞪得圆溜溜。

“然后我干嘛要注意你桌上有什么东西……我没那么闲的。”柯昌宇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欠打的怜悯。他打了个哈欠,眼角撇到苏汉伟还是抓着那包榴莲酥盯着自己看。柯昌宇只想在心中大叹一声这人有病,顺便双膝跪地质问自己究竟得罪老天哪一点;午饭时间他分明就是跟着苏汉伟脚后跟出门,就连向二狗走得都比他迟,天地良心!他柯昌宇不就是比别人早回训练室那么几十分钟,这种如此尴尬的问题为什么偏要让他来回答!

苏汉伟看一眼缩起肩膀的柯昌宇,又看一眼手里的榴莲酥。

柯昌宇只觉得自己的右手掌黏死了,他现在除了立刻去洗手外没有任何念头。关于这个对榴莲酥好奇的小孩——他选择用眨巴眼睛来暗示。柯昌宇在心里想:天了,这明显就是向人杰和陈圣俊的双重白痴叠加起来才能想出来的傻逼主意,可我们的苏汉伟偏偏就搞不懂。

“……这样吧,等会儿向人杰来了你问问他。他位置在你旁边,走得也比我晚。”柯昌宇拼劲全力暗示。

可苏汉伟这时候好像没了兴趣,开始观察起了榴莲酥包装上的产品信息。

“兮夜。”柯昌宇捏紧了右拳。手心是真他妈的黏,他也是真他妈的想洗手。

“啥?”

“你去拿个拖把来拖地。”

 

 

02.

“陈圣俊,我跟你说哎。”

“什么?”

“这个东西很好吃……不,这个东西,陈圣俊,我之前看到兮夜在看。”

“是什么?”

“榴莲,榴莲酥。”

“流……莲?”

“——酥!”

“流莲书。”

“是的!榴莲酥fucking好吃!”

 

 

03.

当他们坐上比赛位后的五分钟里,苏汉伟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陈圣俊在他的右手边,这很正常;他们都按时戴上了耳机,这很正常;向人杰一如既往地在麦里面说了第一句话,这很正常;随后教练也和往常一样点名提醒了向人杰,这很正常;他的心跳因为比赛即将开始而有些过快……这还是很正常,毕竟他们接下来打的是BO5。

苏汉伟打了个哈欠,但他清楚自己不是在犯困——他昨天晚上只训练到十一点半,而早上九点起来后只是又打了两把排位。但在这时候,在自己用手捂住嘴巴来掩饰哈欠的一瞬间,苏汉伟闻到自己前天下午吃掉的那个榴莲酥的味道。他的鼻腔间就全都是那种很浓郁的奶香加上榴莲的奇妙味道,甚至耳朵里也听到了脆皮和芝麻被咬碎时金黄色的“嘎嘣”声。

苏汉伟在比赛前突然想吃一口榴莲酥,而这并不是很正常。他决定等这场比赛打完后就去问陈圣俊,问他是不是也想吃榴莲酥,或者问他能不能陪自己坐二号线去鲍师傅排队。但为什么偏偏是陈圣俊?因为柯昌宇和向人杰打完比赛后肯定懒得动,南东炫不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所以他只能找陈圣俊陪他去。这很符合逻辑,苏汉伟想到,这很正常。

 

然而陈圣俊现在就坐在他的右手边,于是苏汉伟开始认真地思考起究竟要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又要以什么样的语气和方式跟陈圣俊提议这件事。

每一场后的休息调整时间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因为不管输了还是赢了,Homme教练都会有很多话要说。不过苏汉伟确实希望他们只会经历两次调整时间,而且是气氛高昂的两次调整时间。

他也不能在比赛结束后的休息室里和陈圣俊提起这件事。因为赢下比赛后的大家只会想着点外卖庆祝,不会有人想要陪他在晚上坐着地铁二号线跑去浦东新区;而在另一种情况下——只是假设,苏汉伟想,毕竟他也不想这种情况发生——一般来说,在休息室压抑的气氛中只能听到教练一个人的讲话声,刚哭完的向人杰可能会哼哼着抽鼻子,本来话就少的柯昌宇和南东炫更是一句话都不会说……陈圣俊呢,陈圣俊会做什么?他不知道,但是陈圣俊肯定是不会想吃榴莲酥了。

综上所述,苏汉伟觉得自己只能在这时候邀请陈圣俊,而且还要以非常不经意的语气提起:要不要一起去浦东南路吃鲍师傅?——他们家做泡芙用的鲜奶油很甜,枣糕里会有容易塞牙缝的红枣皮,芝麻片会吃得满手都是渣你不要点。还有,还有榴莲酥金黄色的脆皮和上面的白芝麻,面粉和果肉的香味加上在八月份上海夜晚冒出的热气。所以陈圣俊,你想不想吃鲍师傅的榴莲酥啊?

苏汉伟突然觉得肚子很饿。他把头转向自己的右边,然后看到一个正在咬嘴唇的陈圣俊。于是他想,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觉得饿嘛,以及啃榴莲酥总会好过啃嘴唇。

 

苏汉伟决定就是现在,没有什么时刻能比现在更完美了。

现在的陈圣俊坐在他的右手边,啃完右半边嘴唇后开始啃左半边;他们还有估计三分钟才开始比赛,耳麦里也全都是向人杰的叽喳声。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不过苏汉伟认为,这份会保持到赛后愉悦的气氛里还应该加上几只香喷喷的、金黄色的榴莲酥。尤其是饿到开始啃嘴唇的陈圣俊,苏汉伟觉得他肯定是会同意自己的邀请的。

于是苏汉伟咽了咽口水,睫毛轻快地眨了两下,然后伸出右手在陈圣俊的键盘旁边晃了一晃。

陈圣俊的肩膀向后一缩,同时用头往左边偏了一个小角度。他瞪大了眼睛看苏汉伟,苏汉伟也用更大的眼睛回瞪他。然后陈圣俊开始皱眉毛,连带着歪歪脖子又晃晃脑袋——酸伟,你想干什么呀。这一定就是陈圣俊现在的内心发言了,苏汉伟非常确定。

苏汉伟就盯着陈圣俊的眼睛看,撅着嘴巴没说话。他想着,这人现在还带着耳机呢,明明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见,却偏偏摆出一副非常认真的眼神——所以陈圣俊是真的傻,傻到说中文不灵清需要腿哥接话才行;傻到训练赛的时候因为快五杀,所以脑袋一热只顾着冲上去点人而忘记走位躲输出;傻到连在敌方水晶亮牌子的时候也慢一步。

傻到以为他苏汉伟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桌上那块榴莲酥是谁放的。

“陈圣俊。”他把麦克风移开嘴角边,超大声地说。

现场放的音乐太大声了,完全把苏汉伟刚刚说的三个字盖了下去,戴着耳机的陈圣俊只能看到中单选手的嘴巴一开一合。他什么也没听到。他应该在麦里面问兮夜才对。

但是陈圣俊摘掉了自己的耳机,毫不犹豫地,一鼓作气地。然后他的身子往左边靠去,脖子伸得更长,眼睛依旧没有离开过苏汉伟的脸。

“什么?”陈圣俊眯着眼睛问,“酸伟刚刚说了什么?”

 

“陈圣俊,前天的榴莲酥太甜了你知道吧?”

 

他看到陈圣俊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在现场凌乱的白炽光和电脑荧光屏的照射下,队服上的亮红色仿佛从布料上渗出了一样。苏汉伟很确定,那些红色肯定悄悄地跑到了陈圣俊的脸上。

 

苏汉伟看到陈圣俊脸红了。

 

 

Fin.


接下来是我的碎碎念! 

真的是第一次吃电竞圈rps了…感觉非常奇妙。作为一个直男式看电竞看了两年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掉进舅夜坑了。(关于蒸煮的私人细节我也不是很了解…靠着自己的印象和一大堆的胡思乱想总算是产出了一个几百年没写过的傻白甜(万一兮夜讨厌榴莲那我真的尴尬了…)电竞圈小姐姐请…请善意对待我!吃粮愉快!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肥肠开心!

题目灵感来源同名纯音乐《榴莲酥太甜了你知道吗?》翻歌单一看到歌名的时候就决定写一个腻腻的甜饼~最后的疑问语气词改成了“吧”是因为觉得这样适合苏老板的语气……双向暗恋好像没有特别体现出来,但是两位的暗示大家都懂的吧!(疯狂暗示)

最后,辛苦腿哥!我爱腿哥!


评论 ( 25 )
热度 ( 131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