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德哈】在一个夏日的午后

在一个夏日的午后


没有大纲的一次自我放飞

给德哈合志《仲夏夜之梦》的guest,一个非典型德哈文,祝食用愉快。


-

01.

潘西·帕金森讨厌夏天。

 

她讨厌在这个海岛上,早早升起的太阳在九点还不落下,而另一个半球正在经历美妙的冬季;讨厌穿过梧桐叶的刺眼阳光,像滩被打翻的金色墨水一样铺盖在她的纸面上,然后她的思路也跟着那滩金色一起溶进稿纸里;更加讨厌那些从蒸笼里窜到城市各个角落的闷气,它们带来通红的面颊和黏糊糊的汗水,并戏谑地带走她一整个脑子的灵感;最讨厌的是,在这个充满紫外线灼伤的月份中,帕金森小姐迎来了自己的截稿日。

而且她现在连用来打发编辑的不走心故事都想不出。

 

下午三点钟左右,潘西·帕金森第五十一次地抓起了她的头发。指甲愤怒地在头皮上抠挠着,企图挖掘出被炎炎夏日丢进大脑深处的灵感,但是她最终得到的,只有一把乱糟糟的黑发。她的黑眼睛绝望地在那块发光的电脑屏幕和一堆摊在桌上的稿纸之间来回移动,右手中握着的笔在不停地敲打着木质桌面。帕金森小姐是个小有名气的专栏作者,她擅长写纪实性故事和文学评论,但她最近没有遇上任何心仪的歌曲或电影,就连每日的生活都被这诡异的气温搞得无聊透顶,唯一感兴趣的话剧又突然取消了在她所在城市的巡演。这简直糟透了,潘西叹气,她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飞到加拿大躲过这次交稿。

 

她努力撑起沉重的睫毛打量电脑旁边的日历,那个被红笔圈起的日子正是三天之后,于是潘西·帕金森再一次瘫倒了在书桌上。她必须要像挤海绵那样对待她枯竭的脑细胞,对身边的所有事物进行联想,再用那些细小的灵感拼凑出一篇万字左右的文章。潘西使劲地皱眉,但在这个夏日的午后,所有她能想到的只有快飙升上37摄氏度的气温,和那像从桑拿间里冲出来的空气。女作家只好向自己的脑袋投降,以及在三点的最后一分钟里,决定自暴自弃地写一个关于她自己的夏天的深刻回忆。

 

 

02.

《我的一位朋友和他的夏日来电》

作者:黑猫小姐

 

我怀疑夏天总能让雄性荷尔蒙变得更加混乱,同时它还会使男生的智商呈直线形无限降低,而这绝对和汗水还有太多的紫外线有关。尽管我从没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我能保证我猜测的合理性。

 

我有个朋友,姑且称他为“胆小又矫情男孩”。虽然他现在的年龄不适合被称为“男孩”,但在故事的开头。他还是个十多岁的高中生,所以让我们姑且这么称呼他——之后他会变成“笨拙又好面子先生”的,相信我。

 

在我十七岁的暑假时光里,陪伴我最多的不是冰淇淋上的香草糖霜也不是游泳馆的漂白粉,更不是被阳光晒得滚烫的沙子,而是来自胆小又矫情男孩的无数个电话。可别搞错,这些电话不是充满甜言蜜语的情侣通话,它们有的只是来自那位男孩的、无止境的抱怨和困惑。

 

我算得上是他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尽管这么讲好像把他塑造成了一个人缘极差的家伙,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多数和胆小又矫情男孩交往的同学,一部分看上的只是他爸爸银行账户里的那许多个零,另一部分则是沉迷于他美好的发色,和那张我至今为止不明白帅气在哪里的面庞。

 

……

 

介绍完十七岁的矫情男孩,现在我们回归正题,然后开始讨论那些令我头疼的“夏日来电”。

 

*以下是我和胆小又矫情男孩通话的第一次回忆*

“说真的?”

“我第一百次发誓我对你说的是实话!”

“额……你要理解,我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我的朋友突然想对他的死对头表白’这个现实。”

“不是‘突然’!上帝!”

“嗨!我觉得你应该对我保持礼貌——毕竟我才是那个得绞尽脑汁帮你想告白方案的人!”

 

这次通话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最开始结论的得出:正是在甜筒融化掉在我手臂上的一刻,我才意识到这个闷热的夏天让我的朋友变得不正常了。

 

我相信你们能够理解我当时的震惊,毕竟胆小又矫情男孩与他的暗恋对象,在学校里可以说是人尽皆知的敌对状态。而作为一个早熟的姑娘,我觉得这种“敌对状态”幼稚得可笑:他们可以在碰上的一瞬间就想出五十个不同的词语去辱骂对方(男孩们真是种粗鲁的生物);在运动场上想尽办法给对方的球队制造麻烦,我依然能深刻记得,胆小又矫情男孩曾经买了一百只喇叭分给各种人,然后一起在他暗恋对象的比赛上狂吹不止。

不过喇叭事件最后是以球赛被迫停止、他们两个扭打在一起,以及教导主任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训话和两千字检讨而终。

 

所以你要理解,当一个天天被你朋友用脏话问候的家伙,突然间成了那名朋友口中的赞美对象(尽管胆小又矫情男孩的赞美总是非常隐晦),你也会和我一样暂时对现实产生怀疑。

 

……

 

*以下是我和胆小又矫情男孩通话的第二次回忆*

“我成功了!”

“现在是早晨五点……”

“你能想象吗!——他接受了!”

“我不想听你是如何泡到你的男朋友的,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甚至还没醒!”

“你的方法奏效了!他果真对我和格林格拉斯约会有意见……我真的没想到……在给他打电话之前,我还以为学校明天的头条笑话就会是我!”

“好的恭喜你。现在,如果你没有别的事要说,我要挂电话然后再睡三个小时。”

 

炎热的夏季让矫情男孩的荷尔蒙暴涨,以及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他的勇气从何而来(或许这也是夏天的秘密魔法)。我所做的一切只是让我的朋友去试探他暗恋对象的想法,比如约低年级女孩子去吃饭什么的。但我必须发誓,我真的、真的从没想过他们居然真的、真的在一块儿了。

 

但我敢打赌,那个可怜的家伙一定没听过其他人的表白,因为我充当过胆小又矫情男孩的表白教练,而且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全英国都没有比他更不会说情话的人了。

 

……

 

非常有意思,在我二十五岁的夏假期间,我的生活也依旧被他的来电挤满。这次他换了个身份,变成了有着求婚恐惧症的“笨拙又好面子先生”。我必须要震惊于他和他男朋友感情的持久,毕竟我在八年前曾打赌他们甚至撑不到一个月。而现在看来,这段让我头大的感情已经坚持到了好面子先生想要求婚的地步了。

 

在我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提醒时,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八年前的暑假,同时我能预感到我的老朋友一定又在感情上遇到了什么大麻烦。正如我在上文中说的一样——“好面子先生想要求婚”——但是这位烦人的朋友再一次显示出与他身份不相符的懦弱。

 

*以下是我与笨拙又好面子先生通话的第一次回忆*

“……祝福你,你终于打算把戒指递给他了吗?”

“我明天下午回去珠宝店取。”

“不要逃避我的问题……该死,我就该想到的——你是不是根本没有任何计划!”

“什么计划?”

“你的求婚计划!笨拙又好面子先生!”

 

正如你所读到的,我的朋友在他感情长跑的第八年时,决定向他的前任死对头现任男朋友求婚。令我诧异的是,好面子先生的求婚计划中仿佛只有他订制的那颗钻戒。所以非常显然,我依然是那个得在好面子先生的情商掉链子时,把那几根僵硬的神经重新拴在一起的倒霉蛋。

我是真的希望,那可以是我最后一次帮他解决夏日问题了。

 

但你必须理解,好面子先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像这样令人头疼。理论上说,我的这位老朋友只是不擅长解决感情方面上的“大事”。相信我,在日常的甜蜜小事件上他可是做的非常到位。

而25岁的我竟然还非常乐意去帮上这么一个忙,现在回想起来可真是件不幸的事。

 

……

 

介于这一系列事件全是在夏季发生的,我很难不把这位朋友的“智商&情商骤降”问题和炎热的天气扯上联系。现在是2017年的夏天,距离我接到第一个夏日来电已经过去十年,于是我衷心期望我的老朋友在今年可以不要打扰我。

 

这大概就是我想说明的,有关夏天和电话的一个小故事。

 

                            (刊登于《唱唱反调·文学版》2017年第8期)

 

03.

嘟——嘟——

 

“你好?”

“帕金森。”

“嗨,德拉科。你好像蛮久没给我打电话了?”

“在你还没把我和波特的故事写上杂志之前——是的。”

“哦……”

“你想说是我想太多了?”

“我想说你是怎么看到那篇文章的。”

“不是我,是格兰杰看到的。她昨天拿着杂志来我们家笑了一个下午。”

“……我该想到她也在编辑部工作的。”

“你已经可怜到要编造回忆来赚钱的地步了吗?”

“操你!德拉科!我写的可都是事实!”

“难不成我就是那个‘胆小又矫情男孩’?还有后来的‘笨拙又好面子先生’也是我?”

“是的没错。还有,想知道吗?我和布雷斯还有更多的形容词送给当时那个给波特迷得死去活来的,以及那个被婚戒和捧花搞得神经兮兮的你——如果你乐意,我已经决定把这个故事写长了,下个月的题目就是‘他所否认的难堪的过去’。”

“潘西·帕金森!我警告你!——”

“好了就这么说,笔在我手上而不是你,或者你有种就坐飞机来曼彻斯特揍我……再见!”

 

嘟——嘟——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71 )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