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Collins/Morrissey]等待狄德莉

En Attendant Deirdre等待狄德莉


·Collins in DUNKIRK/Morrissey in ENGLAND IS MINE

·灵感来源INCEPTION;斜线无意义;JL角色衍生水仙注意

·垃圾短文,投喂小刘 @青少年祭司 和最早把我拉进这个坑的 @老peach儿 太太><


·请搭配BGM:Harry Styles-<Two Ghost>

-

01.

柯林斯听见一声绵长有力的钟声。

他倏地睁开眼睛,颤抖着的睫毛轻巧地眨了一次,向威斯敏斯特宫钟塔上的浮雕们张望了一眼。玻璃给从云层中探出的阳光照成一片琉璃,而那些发光的彩色又在钟楼上镶着复杂花边的窗户周围流淌着。他看到那层颜色又流到了天使的翅膀上端,紧接着混杂进原先老旧的铜黄色,而后两者一起在方才钟声的余音里熠熠生辉。

在他抬头观察钟塔的这段时间中,柯林斯的耳朵捕捉到了剩余的两下钟声。而等这预示着下午三点整的声音彻底消失在伦敦城的上空后,柯林斯才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坐在广场的石台上,面前是一群咕咕叫着的鸽子。

 

“你好。”

紧接着,柯林斯听见了一声问候。那阵异常细小的声音从他的右侧传来,与此同时,一只低头啄食面包屑的鸽子抬起了脑袋。

柯林斯转过头看见了他——那个向他问好的陌生人,过于显眼的黑色刘海遮住了他鼻梁上的那架眼镜,于是柯林斯下意识看向他的眼睛。然后,然后那位陌生人也看向了他。一阵在空旷广场上形成的气流在他们对视的第一秒钟时吹过那人的刘海,柯林斯透过那块不算厚的镜片看到一大片的蓝色,而后那片蓝色在诧异后便从柯林斯的眼前消失了,重新出现的是一条弯起的线条。

“你好。”戴着眼镜的陌生人再次说道,“柯林斯先生,你好。”

柯林斯瞪大了眼睛看他,而陌生人仅是回给他一个微笑,然后合上了那本摊在他大腿上的笔记本——柯林斯看到那张棕红色笔记本封面的背面写着一串歪斜的,由“S”开头的单词。他在下一刻就把笔记本连同签字笔一起塞回了自己的墨绿色挎包,但是柯林斯偏偏看到了那个单词剩下的字母。它们同那个“S”一样随意,一起在连串了五个空隙后组成那个显然是名字的单词。

 

STEVEN

 

史蒂芬突然转头看他,而同时,那阵从广场刮向他们的风吹下花楸树上的某片叶子,细碎的一滴金黄掉到了他们中间。

“柯林斯,花楸树都开始落叶了。”史蒂芬整理好他的挎包,站了起来。他用同样的蓝眼睛注视着柯林斯,说道,又一滴金黄在他发出最后一个音节时落到他的肩上。

“一周里面,有很多人坐在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但是他们都不是我要等的人。我在笔记本的前二十页上记录了近四十名陌生人,他们中有既有稍作歇息的游客也有特意来这里写生的街头画家——但是他们都不是我要等的人。柯林斯先生,我在等您,从一周前就开始了。”

在这个有金黄色叶子渐渐落下的午后,柯林斯莫名其妙地坐在威斯敏斯特广场一角的石台上,一阵鸽子用喙敲打水泥地面的轻微响声混进从空旷广场方向吹来的冷风。

柯林斯猜测现在是三点过五分钟,而在这一刻,他听见这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史蒂芬,用像谈论天气一样的语气对他说,柯林斯先生,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那三声明明早就消失在空气中的笨拙钟声,似乎又重新浮现在他的耳边。

 

 

02.

“史蒂芬·派崔克·莫里西,不是莫里森。”

 

他现在正和史蒂芬走在安布罗斯顿大道上,后者在自我介绍的同时,依旧用手紧紧地抓着挎包的肩带。柯林斯不止一次撇过头去看斯史蒂芬,这个奇怪的男子明明是最先在他们之间破冰的那个人,但他的所有举动又显得无比拘谨。

十分钟前,史蒂芬邀请自己陪伴他前往圣保罗书店,他说自己要去找一本名为《荒野杀手》*的小说。柯林斯发誓自己绝对不喜欢那个题目,他甚至在听到那串书名时觉得后背一凉。史蒂芬这样的人竟然会选择阅读一本听上去就是惊悚文学的小说——柯林斯有点意外,他原以为莫里西只是一名性格内向的大学生,那架略显古板的眼镜和朴素的穿着搭配显示他的专业可能是文学,挎包里装着的则会是莎士比亚和简·奥斯丁。

“它讲了什么?”柯林斯问,同时谨慎地吞咽了一下。他很难不将这本书同三十多年前的某件连环案件联系起来。

“曼彻斯特的一对杀人伴侣,他们的受害者是儿童和青少年,从1963年到1965年。”史蒂芬认真地回答道,“作者是爱德华·高瑞——柯林斯,你有没有想过,死在那儿的可能会是我们。”

“嗯?可是我并不是曼彻斯特人,我也不来自英格兰。”柯林斯顿了一顿,然后他想起来,自己甚至不应该待在伦敦。

“我是爱尔兰人。”史蒂芬突然说,然后在一家星巴克前停下了脚步,“我想喝一杯热拿铁,不加糖的热拿铁。”

柯林斯诧异地看着史蒂芬扯着挎包走进那家咖啡店,自己此时却呆站在十字口的路牌边上。他在一瞬间觉得自己可以在这时候选择离开,但他对伦敦实在不熟悉,甚至连地铁口都找不到。于是,柯林斯最后还是用鞋底摩擦起道路边上的水泥围栏,听着不断从他身边经过的路人们们口音各异的对话来打发时间。

 

史蒂芬总算在十分钟后出来了。

“我不是文学院的大学生,但我的确喜欢看莎士比亚和简奥斯丁。”他走在柯林斯的旁边,轻轻地沿着纸杯的边缘吹了一口,白色的雾气染上他的镜片,“还有王尔德。”

“刚刚店里放了Virginia Plain*,我也喜欢那首歌。”他继续说道。

 

 

03.

柯林斯被清晨六点的闹铃吵醒。

睁眼时,床边矮柜上摆着的电子闹钟轻声跳到了六点整。在睡意彻底消失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睡眠仅仅持续了五个小时——从咖啡味的凌晨一点到显示屏上闪动的数字六——这场在连续超负荷工作后获得的短暂睡眠,本应该和以前任何加班后的夜晚中一样充满灰黑色,但此刻他却能清晰记得自己的梦境分明是金色和蓝色的混合。

以及,他的脑子里正不断地闪过一行名字:

史蒂芬·派崔克·莫里西

 

有一阵像似经过麻醉后的痛感从他的头骨中蔓延,它从白色的硬壳中穿出而后猛地撞击自己的太阳穴。柯林斯感到一颗硕大的汗水滑过他脖颈后金色的发根,接着顺着凸起的脊柱骨一路向下滑入短袖的领口。那颗带着他体温的水珠,最后在腰际线处化成了一滩平坦。

柯林斯上下揉捏着自己的鼻梁骨。他觉得自己曾经与这位“莫里西”见过面,甚至确信自己能够准确无误地拼写出这个并不怎么常见的姓氏,也并不会和“莫里森”或者“莫林森”中的任何一个弄混。

在这一刻,他的梦境更加鲜明了一步:黑色的头发,老旧绿色的斜挎包,威斯特敏斯教堂的铜黄色,还有装在大号白色纸杯中的咖啡。

柯林斯想起来了,它在过去的五个小时中坐在广场边上看着鸽子们缓慢踱步,听到了大笨钟午后三点的敲钟声,这之后,他遇见了一位奇怪的人。那个人声称等待自己许久,自己也不知为何接受了他散步的邀请,但他们也仅仅是沿着广场外的林荫大道走了不到一个小时,最后又重新回到威斯特敏斯宫前那条路上的一家小书店。

那个人有一本笔记本,封面的背后这些持有者的名字——史蒂芬,柯林斯默念道,史蒂芬·派崔克·莫里西。他在那个午后穿着一件长到膝盖的风衣,外套领口别着写了王尔德语录的徽章。

他可真是个怪人,柯林斯确信地想到。他转而回想起来,在那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自己和史蒂芬似乎讨论了许多,但是这些在他刚醒时虽觉得奇怪可清晰无比的话题,在现在这一刻却是无论如何也抓不住了。

 

柯林斯总算拉开了窗帘,他看到窗外花楸树的叶子被晨光染上金黄色,但中间透不出一点春季时的翠绿——现在是秋天了,花楸树都要开始落叶了。

柯林斯想起来,那句史蒂芬在最后和他说的话——史蒂芬站在圣保罗书店的门口,路边的悬铃木被风吹得窸窣作响。他重新拿出了那本一直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书页被从悬铃木上落下的风杂乱地翻动,而后那六个字母又突然跳进他的眼帘:

 

STEVEN

 

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他在跨向斑马线前最后往后望了一眼。史蒂芬那时也准备迈进书店,但他也同样回头了。于是两股蓝色再次撞在了一起。于是他们同时笑了起来;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之后,他听见史蒂芬最后对他说:

“柯林斯先生,我们一起走吧。”

 

柯林斯回忆起他的脸颊在当时似乎有些红,而史蒂芬也的确露出了他最初朝自己打招呼时的那个微笑。柯林斯现在觉得,自己当时或许是要准备回答“好的,我们一起走吧”,但他还是回给史蒂芬一个相同的微笑,而后向前越过了斑马线。

而当他站在马路对面再次往书店看去的时候,史蒂芬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史蒂芬·派崔克·莫里西,这个怪人对自己讲了句多么奇怪的话啊。

 

当柯林斯将自己昨夜做的略有不同的梦回味完毕后,他不知为何地突然想在这个早晨放一首洛克希来听。于是他哼着自己很久之前成天挂在嘴边的过时旋律,打算走到书桌边调开音响。

最后,他在书柜的第一层找到了自己许久没用的立体音响。

一本积灰的棕红色的笔记本静静地躺在他书柜的第三层。

 

 

FIN.

-

*《荒野杀手》:我不清楚是不是电影里的那本《The Monsters of Moors》,史蒂芬问柯林斯的问题也是从电影中借用来的。

*Virginia Plain:电影中史蒂芬提及的乐队Roxy(他有在电影开头找过洛克希的碟片)的一首歌,私心用了一首我最喜欢的Roxy。


一些碎碎念:

1.狄德莉=Deirdre,是EIM中莫里西姐姐开玩笑时对莫里西的称呼。题目和《等待戈多》的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个题目是为了什么(逃走)

2.INCEPTION里,梦境中的人物是盗梦者(?)的潜意识,所以稍微套用了一下设定(虽然说柯林斯并不是盗梦者,但莫里西确实是他在梦中的潜意识啦><)

3.虽说是想写Collins和Morrissey的故事,但这篇文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它……故事内容给我一改再改,最后成了一个情节不怎么硬朗的偷懒短文,字数也拼死拼活才写到3k多......(因为整体故事情节没有很出彩,所以自作聪明地埋了一些线索进去,如果能被看出来我会很开心的!

4.这两个人真可爱啊……JL的水仙也好好吃啊,希望有朋友可以吃一吃这对邪教的安利(心虚)

评论 ( 11 )
热度 ( 16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杂类同人存档02JackLowden水仙|《等待狄德莉》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