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德哈】EndlessQuarrels争端至上主义

争端至上主义


角色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给 @Mr·Meow 个人志《Triangle》的G文,请务必配合婚后设定来食用


-

00

“这个家里最倒霉的事,就是从来不让人好好睡觉。”


“波特!——上帝啊——我已经很累了!”

 


01

当德拉科·马尔福第一次见到哈利·波特时,他就有预感,自己和那个黑发巫师以后的关系,会不一般。


彼时他正站在摩金夫人店里的脚凳上,努力展开手臂好让裁缝女士丈量他的臂长,而后他敏锐的耳朵又一次听见了店门口铃铛的声音。

 

德拉科可以非常自信地宣布,在同母亲一起迈入这家礼袍店之后,他一共听到了七次这样的铃声。


第一次响铃后,店里多出了一位驼背的矮个子男巫,他在店里四处挑选了一阵子后,于几分钟前离开了礼袍店,然后又产生了第六次铃响;第二次响铃带来一名衣着华丽的年轻女巫,德拉科猜测她是来取货的,因为她仅仅是到前台拿上了一条表面写有字母的纸袋,之后就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而这又让门口的铃铛响了第三声;第四和第五次铃响属于一名前来修补工作装的傲罗,德拉科用眼睛的余光观察到了他。


而第七次的“叮当”声后,额头上还刻着那道闪电伤疤的哈利·波特,巫师界的小救世主,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摩金夫人的礼袍店。


 

哈利·波特穿着一件对他来说过于庞大的外套,上面乌黑的图案似乎是泥巴干掉后的痕迹。过长的刘海和圆形镜片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即便是德拉科费力地踮起脚,也仍然没能看清楚他的模样,反而收获了纳西莎的一记严厉的眼神作为警告。于是德拉科只好把头转了回去,继续把手臂举平,而哈利·波特继续在店里左顾右盼着。

 


德拉科想着,哈利·波特一定也是来买校袍的。


摩金夫人突然敲敲他的肩膀,于是德拉科把手抬高了一些。他又想,哈利·波特要同我一起去霍格沃茨。


十一岁的德拉科·马尔福接着想,哈利·波特会到哪个学院?——但他转而自己给这个问题确定了答案——毫无疑问,肯定是斯莱特林。


最后,当摩金夫人收起皮尺,纳西莎扶着他从脚凳上走下来之后,德拉科继续想,他或许可以和哈利·波特成为朋友。

 


尽管并不怎么乐意,但德拉科只能别扭地承认,“朋友”这个娇气的词语,正是他心里所想的,可以和哈利·波特发展的那个“不一般”的关系。


而绝不是在正式见面时,在所有一年级新生的注视下,吵架

 


至少不会是因为一个韦斯莱就和自己吵架。

 


德拉科觉得,一定是梅林和萨拉查一起与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哈利·波特怎么能拒绝和他握手呢!


好吧,或许自己对那只韦斯莱红毛怪的评价确实有些过于刻薄了,但德拉科能发誓自己讲的全都是真话。他绝对能发誓。那个人的确穿了二手的旧袍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令人生厌的红发。最重要的是,与一个贫穷的韦斯莱成为朋友所获得的好处,远不及和自己成为朋友来得多。毕竟父亲说了,韦斯莱家有七个孩子,却只能挤在破棚屋里,而马尔福庄园可有霍格沃茨那么大!

 


所以说,哈利·波特因为一个韦斯莱就拒绝和自己做朋友,这简直太奇怪了!


但德拉科还是相信自己的第一印象。他始终有预感,自己和那个黑发巫师以后的关系,一定会不一般。

 


 

02

“疤头!我听说特里劳尼老巫婆说你下个月末就要翘辫子了?”


“马尔福,别挡着我们的路!”


“波特宝宝又躲在黄鼠狼爸爸和泥巴种妈妈身后呢。”


“不准这么说!你这只肮脏的、卑劣的……”


“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居然辱骂同学——”


“马尔福!”


“救世主波特居然要动手打人——”


“闭上你那张该死的嘴!”


“你猜怎么着,波特?你还真不能让我闭嘴——天啊,你们刚刚听到了吗,哈利·波特居然也会用‘该死的’!”


*哄笑声*


“我最后说一次,马尔福。让开,我们要去上魔咒课了。”


“高尔,我们接下来是不是没课?好——看到他点头了吗,波特?我接下来可没有魔咒课或是变形术课要上,该担心迟到问题的人不是我。”


“你!”


“哈利·上课总迟到·波……你居然敢拿魔杖指着我?”


“为什么不敢?”


“你想叫来咬同学吗,波特。”


“如果受害者会是你,那么我乐意一试。”

 

 


03

*地窖*

*大厅相邻的餐桌*

 

*水管迸裂的男生洗手间*

*颤抖的手和山楂木*

 

*扔出的魔杖*

 

*石块坍塌的大桥*

*背影*

 

……

*喧闹声*

*来自肩膀的被触碰感*


“救世主还会来这里感怀过去?”

 

*微笑*

“没有人能拒绝蜂蜜公爵的,马尔福。”

 


 

04

“我邀请你来不是为了看你和罗恩打架!”


“救世主更希望我跟他打架?”


“我从没希望你给我的生日礼物会是一个拳头。”


“那你希望什么,波特?”


“正在跟我说话的人立刻从世界上消失。”


“你是只有三岁吗?居然许这么幼稚的愿望。我还以为你会有点更切实际的想法,看来我高估了格兰芬多的智力。”


“操你,马尔福!”


“这个愿望也非常不切实际。”


“你能不能有一天不跟我对着干?”


“想听实话吗?——

——不能。”


“你个烂人,德拉科·马尔福。”


“别老说脏话,波特。你现在可是全巫师界的形象代言人。”


“干他的形象代言人。”


“哇哦。”


“我看上去很有礼貌吗?”


“哈利·乖宝宝·波特。”


“别那么叫我!简直令人作呕,尤其从一个马尔福嘴里说出来……”


“……其实你知道,我没那么讨厌你了。”


“嗯?”


“是的……算了这不重要。”


“嗯?”


“波特,生日快乐。”

 

*亲吻*

 


 

05

现在是下午四点三十八分,他们正坐在魔法部对面的一家西餐厅里。


金发男子的位置紧靠着落地的玻璃窗,他的神情严肃,苍白的嘴唇和急促的呼吸显得他就像是刚吞下一大块牛排,却又恰巧卡在了喉咙中央;剪着干练短发的女人坐在沙发的另一角,眼神却不停地飘往魔法部的正门,看上去并不比她的那位友人要放松多少;那张餐桌上的最后一名客人,是位皮肤黝黑的男性,他正低头用手指在拨弄茶杯的把手,明显要较其他两人冷静许多。

 


“记住我说的,在一切之前先做深呼吸,然后照着我们先前练习的来——花束魔咒、单膝下跪、戒指,还有那句话——这不会太难的。”潘西不断地帮德拉科拍着后背,“如果你还是觉得紧张,还可以在那两个词前面加上他的姓,我想这大概能让你放松点。”


德拉科狠闷了一口咖啡,企图让苦味冲淡这该死的焦虑症状。


“我以为你能想点更好的主意出来!”他说。


“这已经是个很好的主意了!”潘西辩解着,“你就喜欢那样称呼他,或许‘波特’能让你觉得你们只是进行一次日常的谈话……”


“我并不认为那是个适合在求婚之前使用的称呼。”布雷斯说,然后他转过头抛给潘西一个挑眉,“就像我当时说的是‘甜心’而绝不是‘帕金森’。”


“亲爱的。”潘西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极为严肃地开口,“可是对于德拉科来说,‘波特’可以包含全世界一切肉麻称呼该有的意义。”


“等于‘宝贝’?”


“甚至等于‘蜜糖小亲亲’——”

 


巨大的杯碟碰撞声最终打断了扎比尼夫妇的调侃对话,随后迎接他们的,是一个明显已经冷静下来、却盛怒不已的德拉科·马尔福。


“我的脑子一定是被巨怪啃过,才会让你们过来帮忙。”


扎比尼夫人摊手:“我提醒过你,格兰杰会比我们更靠谱的。”她的丈夫则点头附和。


“你的鼻涕脑袋会让你觉得,马尔福会选择寻求一个韦斯莱的援手?”


“但是我承认她的办事手段和效率。我和布雷斯的婚礼就非常令我们满意——在此提醒马尔福先生,它正是出自格兰杰小姐之手。”


德拉科嗤之以鼻:“光是选择韦斯莱做丈夫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去怀疑她的审美了。”


扎比尼夫妇并没有接话,于是马尔福少爷的鼻子翘得更高了,但潘西可以发誓自己看到了德拉科鼻尖的冷汗。她在心里翻白眼,这个自我减压的方法也并没有比‘波特’计划好到哪里。


“所以你们的婚礼真的很棒?——别开玩笑了,潘西。”德拉科继续尖着嗓子说道,“我是绝对不会让一个麻种来安排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时刻的,别那样看着我,就算是波特执意要求我也绝不同意。”

 


“但愿提前讽刺自己男朋友的密友这个行为,会让你在求婚时表现得不那么愚蠢。”潘西小声嘀咕着,而德拉科正因为一次舒心的刻意嘲笑活动而显得无比轻松。他开始自信满满地整理起领结来,向路经的服务员询问当下的时间,对着玻璃窗最后一次修正了自己的发型。


“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德拉科对潘西皱眉毛。


“我是说,祝你一切顺利。”她回答道,然后赶紧把一个心虚的嗝咽回了肚子里。

 


*魔法部下班半小时后*


“天杀的波特!——他竟敢没跟我讲今天要出外勤!”


“那你也不能把戒指和花瓣甩到我的头发里!”潘西怒气冲冲地踩着高跟鞋追了上去,尽管她非常理解前面那位正气到喷火的先生,但今天的发型可花了她十个金加隆!


“让他和苏格兰的野生哥布林谈恋爱去吧,妈的!”

 


 

06

德拉科回到家时,墙上钟表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后了。


他脱下大衣,一挥魔杖便把它挂到了客厅的衣架上,紧挨着哈利下班后换下的傲罗制服。他把公文包随手甩在客厅的沙发上,又解开两颗衬衫领口的扣子。他的晚饭照例在办公室解决,圣芒戈的工作从来就没有轻松过,这种压力在他当上院长后更变本加厉起来。洗漱完毕后他走到卧室门口,手指捏到那块冰冷的金属时,德拉科才意识到,今天是他们冷战的第三天。


于是他收回了那只本想要开门的手,转身往莉莉的房间走去。他注意到女儿的卧室门缝里有暖光透出,这只能说明她没有按照健康的时间表进行作息。他在心里对波特冷嘲热讽,但又迅速地原谅了他——毕竟,德拉科十分肯定地想,波特是永远不会关注他们的女儿会不会因为缺乏睡眠而发育不良。

 


他在莉莉的房门前停下脚步,用最轻的动作敲了白色的门板两下。在莉莉开门前的这段时间里,德拉科借着微光打量起女儿的卧室门——白色的油漆是波特极力要求的,而他坚持的天蓝色涂料却被潘西嘲笑“和外围墙壁的色调一点都不搭”。


他们在接回莉莉的一个星期前亲自刷油漆,波特拒绝了使用魔咒的提议,原因是他想要为家庭成员多做些什么,于是德拉科只好报废了他最喜欢的一件衬衣,选择和波特一起拿起滚筒然后变得脏兮兮。

 


“父亲。”


莉莉把门打开一条缝,金发垂在困倦的眼睛旁。


“已经很晚了。”他故意没将后面的那句“你早该睡觉了”说出来。


“我在和斑比讲故事,我们都睡不着。”


德拉科蹲了下来,他抓住莉莉的手:“斑比是神奇的独角兽,他可以不睡觉但你不行。”


“真的吗?”


“真的。”他揉着女儿的卷发,随后用手指牵起一缕金色,又在上面印上一个吻,“你不睡觉,斑比、我还有爸爸都不会开心,还会有穿白衣服的阿姨给莉莉喝很多不甜的药水,然后莉莉就不能给斑比讲故事了。”


莉莉瞪大了她的眼睛,慌张地退回了房间里。她拿起床头的独角兽玩偶:“我只好先睡了。对不起,斑比。”


德拉科笑着起身,他看着莉莉迅速地钻回被窝里,然后替女儿关上房间的灯,最后在离开时将门重新掩好。


 

“晚安,父亲。晚安,斑比……”


“晚安,莉莉。”

 


德拉科重新回到他们卧室的门前。


争执在他们的婚姻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德拉科甚至可以明确地说,他和波特一同做下的每一个重要决定,都是经历过大大小小口角斗争后的产物。这其中既包括婚礼时应该邀请哪些嘉宾——德拉科抱怨太多的韦斯莱会影响卢修斯的心情,而哈利则争辩马尔福一家必须要接受并尊重他的朋友们——还包括哈利是否要接受傲罗队长这一职位,以及领养莉莉后对女儿的生涯规划。德拉科思索着,他与波特结婚后的争吵次数可能要用“百”来做计数单位了。


德拉科觉得自己不能记住他们之间所有的拌嘴,毕竟他们从十一岁认识开始,就肯定要发展这么一段“不一般”的关系。他原先以为自己和波特会当一辈子的敌人,但到了现在,即便他们跟韦斯莱和格兰杰、布雷斯和潘西一样,关系发展到了同床共枕的程度,他们也依然热衷于像在学校那样吵来吵去。

 


就比如三天前,他总觉得波特往咖啡壶里多放了一盎司牛奶,因为那天早晨的蓝山甜得过头了,可波特却嘲笑是德拉科的味觉出了问题。


他和波特更频繁地在这种小事件上产生分歧,但他们习惯这样了。因为每一次的意见不合之后,都是某一方突然选择不再那么幼稚地斤斤计较,于是生活又回归到普通的亲昵状态。这中间可能会夹杂几个吻,几句情话或是几次夜晚时的性爱,直到下一次的矛盾出现。好在他和波特都习惯这样。


 

德拉科拧开门把手。


屋里一片漆黑,安静得能让他清楚地听见波特的呼吸声。

 


“荧光闪烁。”他挥了挥山楂木。

 


那阵平稳的呼吸突然听了下来,德拉科接着听见一声从喉间滚出的呜咽,和翻动被子的声音。他想,自己应该是把波特吵醒了。


德拉科决定要说些什么。

 


“莉莉刚才还醒着。”在说话的同时,他走到床沿边上,坐了下来。


才从睡梦里醒来的人用了一点时间来接受信息,随后迷迷糊糊地回道:“她说要等你回来。”


*一阵沉默*

 

“那天的咖啡的确没有太甜。”


德拉科说着,丝毫没有在意先前讨论的是什么话题。尽管他明白这样十分突兀,但这句话必须要被说出来。


*又一阵沉默*

 

“这个家里最倒霉的事,就是从来不让人好好睡觉。”哈利突然翻了个身,把头埋进被子里咕哝道。


“波特!——上帝啊——我已经很累了!”德拉科是真的一点继续斗嘴的力气都没了,只好苦笑着举手投降。


“那就赶紧睡觉。”哈利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明天还要早起,我困死了。”


“晚安,波特。”德拉科拉上了被子,熄掉荧光咒的灯。

 


 

07

“晚安。”

 

*一个落在闪电伤疤上的晚安吻*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261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HP同人存档02德哈|《争端至上主义》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