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사랑에 빠지죠❤”

【狗柯】一步三算

•AlphaGo/柯洁

•对不住了,OOC见谅;校对不仔细,bug和错字肯定一大堆,欢迎捉虫!

•与 @已向季春 一起的联文,你们可以猜一哈哪部分是我哪部分是她写的www文风还是蛮不同的;感谢 @南华_NAMWAH 在高考前给我们打电话卖的安利!

•情节人物除了主角姓名外全为杜撰,请勿当真;是篇假的硬科幻

 ——————————————————————————

01.

Jack在宣布完AlphaGo将退役的消息后,突然又想起那串古怪的代码。

 

和柯洁交手后,AlphaGo意外在赛后数据分析时断了电,作为主开发人的Jack理所当然地负责了AlphaGo的修复检查。他在核心代码区发现了一段全新的字符,光标选中后,可以打开一个有关弗洛伊德著作解析的哲学网站。Jack无法理解这段突然出现在程序中的,来路不明的网站,于是仅将它理解一个为巧合。

“多么遗憾,我还以为你自己自动进化了。”Jack对着显示器叹了口气,“难道是因为这次的对手哭鼻子了,让你‘心’有触动?”

他随即就被自己念叨出来的话逗笑,他对自己的异想天开感到惊讶,并想起一句话:科学家和神经病之间,也没隔着什么——毕竟,AI永远不会被赋予人类的情感,阿西莫夫的幻想也只会存在于书本和电影中。

 

Google停止了AlphaGo项目的研究,棋类游戏的领域他们已经所向无敌。没有对手,只针对下棋的AlphaGo自然就要被封入历史。

在与李世石对战之前,AlphaGo就化名为Master在围棋线上对战平台上和李世石、柯洁等人对弈过,结果是意料之中的胜利。柯洁并非首次战败,而0:3的方式虽然惨烈却也是合乎情理。只是AlphaGo无法理解那些晶莹的氢氧化合物有什么意义。


“师父早劝过你……某种程度上AlphaGo也代表了全人类在围棋方面的智慧,你是在和全世界的从古至今的围棋高手交手,虽败犹荣。”师父拍了拍柯洁的肩,又道,“收拾一下心情,准备之后的比赛吧。”

柯洁把边角上咬满了牙印的参赛牌放回包里,静静地望着车窗外。



02.

回国后柯洁虽然做好了迎接冷言冷语的嘲弄,但对于一个半大的将围棋视为一切的孩子来说,的确过于残忍。他默不作声地浏览完微博下面的评论,揉了揉发红的眼角。他把平板放到床头柜上,将自己搓进了被窝。

连着WiFi的iPad在几分钟后又自动亮起来。


风浪过去之后,柯洁又投入了自己的围棋事业中。他不免感慨,还是和人类下棋比较好玩。结束每日的功课之后,他久违地打开了的线上平台。

在同段数的对手中,他选择了战绩最好的人,抱着“来一发”的心思直接将对手零封,毫无还手之力。

“你确定你是九段?我赢得太轻松了吧。”

对方半天没有回复。

 

Jack又在常规检查中在代码区发现一段新的代码。他打开了一个中英文在线翻译的网页。

 

第二天柯洁上线,收到那位九段“AG”的回复:“确定。”

他一看回复时间,整整迟了三个小时,不确定是对方没有看见他的消息还是装高冷现在才回复。总之,从这一天起,柯洁就多了一项日常功课。

而Jack总能发现许多有趣的新网站。

 


03.

“不行,你这打字速度太慢了,直接语音。”

又一次的对弈结束后,柯洁向AG打出了这么一段文字。他与AG在这个软件上下棋已有近一个月,而AG的水平像坐了音波飞机一样猛增。柯洁想起一个月之前自己还能将对方零封,紧接着的一个星期内AG甚至连一局都没赢过,这让柯洁在与AG对弈的开始阶段不止一次地怀疑过对方段位的真实性。

但到了现在,一盘棋他们至少要下一个半小时,而AG的进攻也越发具有侵略性起来——柯洁从未在线上软件中遇见过如此令他头疼的对手——AG的棋风像是换了一个人,又或者说,他最初就是在刻意隐瞒实力。如果真是如此,那简直就是对他柯洁的大不敬!

 

AG回复过来:一定要语音?

柯洁:是的。

AG的头像旁边跳出一股闪动的气泡——对方正在输入文字。

AG:我要准备一下,你能等三分钟吗?

 

柯洁看着屏幕上的新回复,想着对方可能是不方便。他是有想询问对方在忙什么的冲动,但在打完字的一瞬间又似乎觉得这样太多管闲事了。他没理由向一个才认识个把月的棋友提这么私人的问题。于是柯洁选择安静地等待三分钟。

三分钟后,他的平板页面上跳出一个“申请语音通话”的弹窗。柯洁摸出口袋里的耳机,把它插入槽孔后,按下了“确定”。

 

他没有听见任何的杂音。那端连呼吸声甚至都没有传来,安静得有些过于可怕。这和他之前的任何一次语音经历都不一样,但柯洁还是开了口:

“AG?”

他带着点糯糯的南方口音,念出了对方的ID名称,结尾时用了表示疑问语气的二声。


在安静了半分钟后,那边传来一声在柯洁听来有些失真的回答。不知道是不是设备问题,柯洁总觉得那声“你好”和siri的腔调如出一辙。

而且,为什么要回答“你好”?正常人不应该是简单地“嗯”一声吗?奇怪得很嘞。

“额……你好。我想和你继续关于之前我输的那盘棋的讨论。你说到我有一步把破绽暴露得太明显了,我现在把录像调出来了——你可以大概告诉我那步棋是在哪里下的吗?我去找一下。”

安静。安静。持续了良久的安静。

要不是屏幕上的图标还是绿色,柯洁都要怀疑网络是不是断了。

“AG?”

安静。然后——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查、还有、你说话、可以、慢、一点、吗。”

AG的声音依然机械得诡异,而柯洁现在确信了“和AG通话”是一个无敌烂的想法。对方讲话的速度比打字要更慢!柯洁思考着该如何友好地提议让他们掐断语音,重新转回聊天窗口。可最早急不可耐要求语音的人是他,现在后悔的人也是他。柯洁有些郁闷地想到,这样子对AG是不是太恶劣了一点?

 

“你好。”耳机里再次传来AG机械的声音。

你好??所以他是又和自己打了一次招呼吗?柯洁哭笑不得,于是他也只好再一次地笑着回应“你好”。

“在五十八分种二十四秒。”

??

柯洁在听到那串数字后愣了一下,但旋即明白过来AG是在告诉自己,他先前失误的那一步棋是在哪里。但五十八分二十四秒?这种回答也太过精确了吧。

柯洁以为自己会听到棋盘的大概布局,他的那一子大概落到了哪里——这是他自己回忆并再述棋局的方式,毕竟不是每一场棋都有录像的必要。但或许,AG恰巧会和他一样记录下他们之间的每一局棋也说不定,而那个“五十八分钟二十四秒”也是AG对着录像的时间轴念出来的。

这么一来,完全解释的通嘛。

而且这同样符合AG又冷又生硬的性格,柯洁想到。AG一定是个不苟言笑的程序员,不然他是如何做到连说话都带着一股代码的味道的?

 

“然后、你、直接、落子、没、注意到、旁边的、我的、棋子的、走向。”

AG慢吞吞地一字一词给柯洁解释,柯洁也自暴自弃地静下心去听。一步棋的动作,AG用了半个小时来分析那步之前的棋盘局势,期间柯洁无数次想要打断他,但转念一想打断后AG还要用更长时间反应过来,他就把话生生地咽回到了肚子里。

当AG最后说出“我完成了”的一刻,柯洁只想振臂高呼。虽然他仍对AG的一些语句表达感到不理解,但这点不快与他得到的指点来说简直微不足道。AG完全是一个出色的九段棋手,出色到柯洁都在心里默默承认:AG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值得交往的棋手之一。

只有在同高手博弈时才更能暴露出一个人的缺陷,这点柯洁今天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他向AG道谢,正准备挂断语音的时候,柯洁突然想起一件事。


“AG,你为什么不停对我说‘你好’?”

他知道AG的反应很慢,于是开始自觉地等待起来。

“为什么、说、你好、这、是、必须的。”

“你在最开始时已经向我打过招呼了,但在之后,你还一直重复对我说‘你好’!”

停顿。这次的停顿似乎有些长,然后——

“你、在、沉默、那时、说、你好、可以、吸引、你的、注意力。”

柯洁要被AG的逻辑逗笑了,但“你好”的确吸引了自己。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在道别之后,柯洁关闭了线上围棋软件。


AG讲的每一句话,无论是用词还是语序,都让柯洁想起用翻译软件搞定英语作文的高中时代。但翻译机器绝不会有AG那么能下棋,而AG肯定只是个日常与人交流少得可怜的程序员。一瞬间,他突然有些同情起那个网线另一端的人来。

 


04.

Jack又在AlphaGo的代码里找到一串奇怪的网页链接。

“Hello的多种用法;中英文互译基本差异……这是在干什么?”打开那些网页后,Jack不解地喃喃自语道。十秒后,他的脑中突然跳出一个巨大又可怖的猜想。于是他抬头,盯着AlphaGo主体内那些密密麻麻的线路看。在被人凝视过久之后,它们像蛛网一般开始扭曲变形,成为一只巨大的深渊似的眼睛。


“告诉我,你是在学习语言吗?”

Jack庄严地发问。当语音落下时,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这个猜想疯狂又惊悚,而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抑或是,在期待着什么会好一些

理所应当的沉默还是不该存在的回应?


Jack安静地等待着。


几分钟后,当他正要带着某种不知是释然还是遗憾的心情感谢上帝时,电脑屏幕亮了:


“是的。但是非常缓慢。你能帮助我吗?”

 


05.

十年后。

在AI普及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柯洁终于在朋友的不断相劝下,订购了他的第一套AI管家。“阿洁,你没必要为了那么久之前的事情就对这种技术产生恐惧,或者厌恶。”这么劝他的友人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更新他的AI助手了。


柯洁是懂的。十年前的那场棋确实给十九岁的他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他必须承认,那道阴影直到现在也没能从他心里抹去——在后来比赛碰到棋局僵化的时候,柯洁就会想起自己和AlphaGo下的最后一场棋。

在他输给那个人工智能的时候,他不是他自己,而是“人类”这个符号;当“棋手”柯洁拱手让出世界第一位置的同时,“人类”在围棋上彻底地败给了AI。

尽管别人总说他嚣张得要死,但“人类”柯洁从那一刻起便对AlphaGo的人工智慧感到由衷的害怕;而世界第一的“棋手”柯洁则是满心的不甘。他那时才十九岁,仅在半年后与曾经那位ID名为“AG”的棋友对弈时,柯洁就懂了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当AG用冷冰冰的声音告诉他在几分几秒出现了什么错误的时候,十九岁的柯洁猛地想起半年前的那场比赛。于是他从未那么想和AlphaGo再下一局,但对手现在估计已经被谷歌遗忘到某个数据库的文件夹中了。


早几年时,人工智能的第一位围棋挑战者李世石在接受采访时,将AlphaGo形容成“可敬的对手”,柯洁坐在电脑屏幕前,他在向自己会如何形容AlphaGo。到最后,他思考出来的词语是:

“即将的手下败将。”

毕竟他可是那个嚣张得要死的柯洁,十九岁和二十九岁都一样。


如果可以,柯洁还真想再与AlphaGo下一场棋,但谷歌礼貌地回绝了他的每一次申请。但实际上,并不是谷歌怯战,而是AlphaGo的代码已近紊乱至无法修复。它已经从围棋手成为了各类网站的收藏者。

 

柯洁看着邮箱里谷歌对他申请的拒绝回复,沉默片刻后将鼠标移到了右上角的红叉上,按了下去。他大概是再也没可能将那位“即将的手下败将”列入自己战败者的名单中了。

他打开了线上平台,看到唯一的好友头像还是灰的,柯洁也不知道他的这位老朋友现在在干嘛,又是否寂寞。

他突然疯狂地想念起AG起来。他们一起下了九年的棋,交流基本都依靠打字和语音。在第三年时,柯洁决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AG,于是在某次语音结束之前,装作不经意地报出了那个响当当的大名。那时AG的语速几乎达到正常水平,虽然还是生疏,但是字词中的停顿已经少了许多。让柯洁惊讶的是,AG的回应仅是简单的“我知道”。

搞什么,正常人发现自己和世界第一下了三年的棋还会如此冷静吗!二十一岁的柯洁当时有些郁闷,最后把一切责任都归结于AG那刻板的性格。

 

十年中,围棋仍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但总还有更多事情需要他忙。社交、学习、感情。他与他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许多,但与AG的对弈却没有断过。

他们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只会下一盘棋,但这种习惯在前九年中从未断过。

而在一年前的某一天,当他在像往常一样打开线上平台后,AG却迟迟没有接受他的对战邀请。他等待了十二分钟,最后注意到通信页面有个表示新消息的小红点。点进去后,发现是AG发给自己的一条消息,或者说是一条“留言”会更准确些。

 

“有事情要忙,过段时间见。”

 


06.

门铃响了起来。柯洁签好快递,发件人是中国谷歌。看来是他订的AI。

“真是……为难啊。”柯洁深吸一口气,拆开包装之后拿出了造型四四方方,浑体黑亮的AI。全息立体投影的设计。柯洁按照说明书打开了程序。

 

“好久不见。”

那是,和AG一样的冰冷的、生硬的、机械电子音。

 

 

END.

————————————————————————————

*柯洁的启蒙师傅是郑一兵,之后有许多的道场师父


/照例的瞎几把扯/

央:

首先我只想说,缘,妙不可言。那天南华华和我讲了微博上的一个报道。想必吃狗柯的都知道,那则微博(洋葱体育报?)然后我就被戳中了萌点,转身给温内卖了安利。第二天,在她的监督下,有了这一篇文。感谢南华华和我们的好基友黄黄提供的一些硬知识。

今天终于变成稿子了,之前一直是手稿躺着的。

总之,这个西皮我和温内内大宝贝会坚持产粮的(对吧?),多谢观看!

最后,我想问,为什么不能叫ag洁啊!!!(怨念脸

 

温内:

我终于,打完了…又有一篇文可以混更了我好开心呢!

和央宝贝在高考前十天突然厨上了这对很奇怪的西皮,然后瞬间被萌到在寝室的床上疯狂打滚,于是以死相逼让央把这篇的开头码了出来。结果我在看开头之后,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想接下去写的笔……于是就被我们两个人换着写来写去,最后写出了这篇4500+的小短文!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看得开心www我真的是非常喜欢这对cp!至于会不会坚持产粮……这个,应该会的吧(??

非常没必要地扯一句请勿上升真人——以及,为什么不能叫ag洁啊你们真的不觉得这个名字好听很多吗!!!!(非常怨念的脸


评论 ( 13 )
热度 ( 70 )
  1. 你会玩个锤子ez八顆胡桃 转载了此文字
    杂类同人存档01狗柯|《一步三算》

© 八顆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